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

第242章獨享

    第242章

    李世民坐在那里,很郁悶的看著韋浩,心里也是知道了,這小子還在記仇,要不然,也不會這么懟自己。

    “母后,兒臣知道了,那些錢,兒臣還沒有花,其實剛剛妹夫說的對,第一次見到這么多錢,兒臣是真的很欣喜,但是更多的是不敢相信是真的,所以兒臣每天都要去庫房看看!”李承乾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正常。你賺到了這么多,我當初賺了幾千貫錢,都是每天去看看,數數,這就是一夜暴富的心態,哈哈!”韋浩說著就笑了起來。

    “你們兩個小子!”李世民此刻也是懂了,知道韋浩說的對,確實從需要讓李承乾獨立了,這樣他才會去考慮其他的事情,如果天天去考慮弄錢的事情,那這個太子還能做什么。

    “父皇,這個錢父皇放心,兒臣可能會為自己花一些,但是不會亂花很多的!”李承乾看著李世民說道。

    “朕不管你的錢了,反正就是一句話,作為儲君,那個錢,不是你的錢,是天下百姓的錢!”李世民對著李承乾說道。

    “謝謝父皇!”李承乾馬上拱手說道,

    而蘇梅也是非常震驚,之前李承乾還擔心這個錢被李世民知道,現在呢,完全不用擔心,現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來花了。

    “娘娘,飯菜都準備好了,要開始嗎?”一個太監到了長孫皇后身邊問道。

    “開始吧,先把浩兒喝的鴿子湯端過來!”長孫皇后馬上開口說道。

    “是!”太監馬上說道。

    “啊,我還有專門的鴿子湯啊?”韋浩很吃驚的問了起來。

    “嗯,母后專門給你燉的,年前可是把你累的夠嗆,那個事情,你父皇可是需要感謝你,本宮也需要感謝你,要不然,內帑這邊也不會多這么多錢,

    但是呢,還讓你得罪了這么多世家的人,同時他們還要刺殺你,這個是本宮之前沒有想到的,好在這個事情你自己解決了,而你父皇,也是贏了這一局,幫你父皇扭轉了朝堂被動的局面。”長孫皇后對著韋浩微笑的說著。

    “母后,可不要說感謝的話,母后,你有什么事情,吩咐就是,兒臣能夠做到的,肯定給你做的,如果做不到,兒臣也會盡力去做!”韋浩馬上對著長孫皇后笑著說道。

    “知道,母后知道你這個孩子,孝順!”長孫皇后非常開心的說著,這個女婿自己是越看越喜歡,懂事,孝順!

    “哼!”李世民在旁邊冷哼了一聲,有點不滿意了,這樣的話,這小子可沒有和自己說過的,他就是想不通,為何韋浩這么聽長孫皇后的話,就是不聽自己的話。

    “韋爵爺,鴿子湯,里面加了很多藥材的,是娘娘特意吩咐的!”太一個太監端來了一個燉湯的缽,對著韋浩說道。

    “謝謝母后,我可就不客氣了啊!”韋浩說著就開始吃了起來。

    “好了,我們也用膳吧。上飯菜!”長孫皇后笑著說道,

    這個鴿子湯,還真只有韋浩喝,其他人,也只是喝普通的湯,吃完飯后,韋浩坐在這里和長孫皇后聊了一會,就前往太上皇那邊了,他要去看看太上皇,

    等韋浩走了,長孫皇后問著送韋浩他們出去的太監:“高明也去了大安宮嗎?”

    “回娘娘的話,沒有,直接回東宮了!”太監馬上拱手說道。

    “不像話,一個孫女婿都想著去看看老爺子,他作為嫡長孫,就不知道去看看?”長孫皇后有點生氣的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也是若有所思,想著自己之前的培養方式是不是錯的。

    “下次過來了,臣妾要好好說說他,瞧瞧人家韋浩,老爺子和他有什么關系,但是現在老爺子多喜歡韋浩,真的是因為韋浩會陪著老爺子玩?那是因為那份孝心,那份孝心可是做不了假的,還有,只要有什么好東西,韋浩就往宮里面送,這孩子,就這份心,不知道有多少人比不了!”長孫皇后繼續坐在那里說道。

    “嗯,那倒是,高明這孩子,還不太懂事!”李世民也是點了點頭,心里則是想著該如何來培養這個太子,現在的培養方式是不是錯誤的,如果是錯誤的,那接下來該如何培養。

    而韋浩這邊,韋浩走到了大安宮后,就大喊著:“老爺子。老爺子!”

    “喲,這個兔崽子可算是來了!”在里面和李孝恭,李道宗和李元景打牌的李淵聽到了,馬上站了起來,就往外面走去,他們也聽出來,是韋浩聲音。

    “臭小子,你還記得老爺子我啊?”李淵到了門口,看到了韋浩拿著很多東西過來,馬上就有侍衛過去接過來。

    “這不是忙嗎,天天去接人!”韋浩苦笑的說著,然后過去扶著李淵。

    “帶了包子和餃子了?”李淵看著韋浩說道。

    “帶了,能不帶嗎,知道老爺子你喜歡,快沒了吧?”韋浩笑著問了起來。

    “沒了,昨天就沒了!”李淵開口說道,同時往里面走去。

    “行,今天給你補上了,估計能夠吃十天半個月的,還有面粉,如果你想要吃面,也可以讓下面的人做。”韋浩開口說著,同時推開了門。

    “喲,見過幾位王叔!”韋浩一看這里面有王爺在,馬上拱手說道。

    “嗯,來看老爺子呢,老爺子可是時常念叨你,說你怎么還沒有來!”李元景笑著回禮說道。

    “主要是家里忙,忙的不行,這不一閑下來,就來看一下老爺子。”韋浩笑著說著。

    “來來來,浩兒,你給老夫打,老夫這段時間輸了好幾貫錢,手氣不好!”李淵開口說道。

    “好,我來,你看我大殺四方!”韋浩高興的坐下來,繼續開始打,李淵就是坐在韋浩身邊看著,后面的太監也是馬上端來了水,放在旁邊。

    “老爺子,這幾天沒出去啊?”韋浩邊碼牌邊問了起來。

    “去哪,天寒地凍的,沒地方去,還是宮里面舒服。等天氣好了,你陪老夫出去走走!”李淵坐在那里說著。

    “好,肯定陪你去!”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而他們三個王爺,心里也是非常震驚,也不知道老爺子為何這么喜歡韋浩!

    而在韋浩的外阿祖家里,此刻他們一家子也是坐在客廳當中,之前韋浩留的錢,外阿祖已經去買了40畝地,現在有大量的人放地出來,所以價格便宜了一些。

    “十八那天,是浩兒加冠的日子,你姐姐也是派人送來請柬,老夫是沒有臉面去,你們兄弟兩個,可是需要去,浩兒可是你們的外甥!”外阿祖坐在那里,開口說道,

    王振厚聽到了,震驚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去長安?如果是以前,他們肯定是想要去的,但是現在,他們有點不敢去了。

    “你們兄弟兩個去,帶上王齊去!”王福根看著他們說道。

    “阿祖,我可不去!”王齊聽到了,驚恐的看著王福根。

    “必須去,難道你這輩子就這樣?你還要去賭?”王福根盯著他厲聲的說道,而兩個兒媳婦此刻誰也不敢大聲說話了,現在他們的娘家人,可都是在家里躺著呢,韋浩的話,可是在耳邊,搞不好,韋浩就真的殺她們全家。

    “阿祖,我去干嘛啊,表弟如此嫌棄我們,我現在成了這樣殘廢,手也是殘廢了,兩只手就是剩下兩個大拇指,我能做什么?”王齊此刻低頭說道,心里對于那個表弟是非常害怕的。

    “不去你就在這里等死不成?只要你改,我相信你姑姑肯定會幫你的,如果你要賭,那誰都幫不了你,同時,你自己還要丟了命,

    孫兒啊,你可知道,現在你們四兄弟還沒有成親呢,這么大年紀了,為何啊,街坊鄰居誰不知道你們喜歡賭,誰愿意把閨女嫁給你們,你們,真的需要改變了,不要賭了!”王福根坐在那里,苦口婆心的說著。

    “阿祖,你放心,我們不會去了!再去,命都保不住了。”王齊看著王福根說道,現在他們是真不敢去了,畢竟韋浩讓下人斬掉他們手的時候,他們現在想到了都害怕。

    “不去最好,但是這次你表弟加冠,你們不去,如何給你姑姑爭臉,以后,你們有什么事情,如何讓你姑姑替你們說話,你們兩兄弟去,帶上王齊去!”王福根坐在那里開口說道。

    “好,不過,我們送什么啊?”王振厚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送什么,就是隨便送點東西就行,你姐姐家還缺你們這點東西,關鍵是人要過去。要不然,你讓你姐姐在韋府如何有臉面?”王福根盯著他們說道,他們也是點了點頭。

    “明天就出發前往!”王福根開口說道。

    “明天是元宵佳節,不能后天去嗎?反正也沒有多遠!”王振德開口說道。

    “明天去!”王福根狠狠的盯著他們說道,他們無奈,只能點頭,

    而在長安城這邊,大家也是在我元宵節做準備著,元宵節當天晚上,可是不宵禁的,大家可以玩一個晚上,其中,畫舫和青樓一條街是最熱鬧的,當然,還有花燈一條街,里面有各種謎語讓大家猜,猜中了有獎勵,這個都是商家們做的準備,

    在聚賢樓那邊,王管事也是在忙著這個事情,準備了大量的燈謎,就是讓那些來這邊游玩吃飯的客人猜,猜中了打折,猜中的多了,能夠免單,不需要付錢!

    第二天一大早,韋浩家里也是忙活開了,家里也是準備過節的東西,韋浩可不管,而是繼續練武,洪公公也過來了。

    “師傅,晚上就在我家用膳吧,你一個人在宮里面也是冷冷清清的!”韋浩對著洪公公說道。

    “不行,還要跟著陛下身邊,今天陛下也有可能會出來,所以需要保護!”洪公公搖頭苦笑的說著。

    “那師傅,你什么時候不干了?”韋浩聽到了,就問了起來。

    “干完今年吧?老夫也是年紀大了,精力沒有那么好了!”洪公公開口說道。

    “那行,師傅,到時候就住我家啊,我給你養老送終!”韋浩笑著開口說道。

    “好!”洪公公微笑的點了點頭,心里對韋浩這個徒弟是非常滿意的,其他的本事不說,就說這個孝心,可是很多人做不到的。

    “嘿嘿,到時候我家有你坐鎮,我看誰敢欺負我!”韋浩此刻高興的說著。

    “你呀,還是要靠自己才是,不過,以你現在的本事,除非是遇到頂尖的高手,要不然,你是沒有危險的!”洪公公笑著說著。

    “嗯,我要好好練練!”韋浩笑著說了起來。

    “對了,浩兒,之前那些負責人要不要刺殺他們?馬上他們就要送到嶺南去了。”洪公公開口問了起來。

    “算了吧,得饒人處且饒人,再說了,現在這個事情已經解決了,如果殺掉了他們,世家那邊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先這樣吧,如果他們還敢對我動手,再干掉他們不遲!”韋浩聽后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沒錯,浩兒,該這么處理,你現在還不世家的對手的,現在既然形成了平衡,就不要輕易去打破他,那幾個人,師傅也會派人盯著,一旦世家那邊有什么異常的舉動,師傅就要了他們的腦袋!”洪公公對著韋浩點頭說道的。

    “那就行了,有師傅在,我放心!”韋浩笑著說著,洪公公也是點了點頭,

    習武完畢后,洪公公就在韋浩的小院用膳。

    “來,師傅,這個是炒粉,外面沒有的,可好吃的,我放了新鮮的蔬菜,現在是蔬菜可是真貴啊,我聽說,一斤二十文錢,我是不知道,知道我就自己種點!”韋浩端著炒粉放到了洪公公面前,開口說道。

    “那你怎么種?這蔬菜要不就是在溫湯附近種的,產量極低,連皇宮都保證不了,現在的這些新鮮的蔬菜,都是那些人從南方那邊用快馬送到長安來的,價格高也是正常的,而且還不新鮮,很少有人做這個的,

    你別看價格高,普通百姓是買不起的,而那些有錢的勛貴家里,也未必舍得買,如果價格降低點,還是可以的!”洪公公說著就吃了起來。

    “嗯,不錯,這個味道不錯!”洪公公嘗了一口,點了點頭說道。

    “那是,就是米粉做的,喜歡吃就好!”韋浩笑著說著,自己也是吃了起來,

    吃完后,洪公公就走了,韋浩則是在回到了自己的書房,開始寫奏章,兩本奏章呢,可是需要好好考慮,還好有鋼筆,要不然自己真的沒辦法寫,現在這些鋼筆字,寫的還是可以的,能看。

    韋浩坐在那里細細的考慮著這兩個事情,要考慮清楚才是,這兩個可是都是對百姓有利的,韋浩不能不慎重,

    臨近中午,王振厚和王振德過來了,韋富榮和王氏知道了,親自去門口接他們,等王氏看到了王齊兩只手打著綁帶,也是有點心疼。

    “這孩子,姑姑是真不知道他是去做這個事情的,回來后,姑姑罵死他了,還有你們也是,怎么從小就賭呢!你們兩個更是,真沒用!”王氏在那里是既心疼又著急,兩個弟弟是真沒有用在,有用也不會是這樣的。

    “哎,說這個干嘛,人家是來做客的,可不是聽你嘮叨的!”韋富榮馬上對著王氏說道。

    “走,孩子,以后可要記住了,不能賭了,如果再賭,你表弟發起憨了,就不是剁你手了,那就是剁你腦袋了,你表弟性格倔,拉都拉不住的,加上現在是公爵,誰也不敢去招惹他,你們幾個要是招惹他,那就是找死,千萬要記得啊!不要去玩了,好好過日子,到時候讓你爹給你尋摸一門親事!”王氏拉著王齊的胳膊說道。

    “嗯,姑姑,不敢賭了!”王齊也是非常小心的說著,到了客廳后,發現客廳這邊非常暖和,這個讓他們很吃驚的。

    “今天是元宵,家里忙了點,而且還要準備給浩兒加冠,浩兒的那些姐姐,姑姑都回來了,姑奶奶那邊也派人來了,所以人多了一些,

    等會啊,姐姐給你們安排好住的地方,老爺,要不就住在浩兒的院子里面,其他的院子,都是女眷多!不大方便。”王氏對著韋富榮說道。

    “可以,不過你需要和浩兒說一聲才是!”韋富榮點了點頭說道。

    “成,走,去浩兒院子那邊,你們先休息一下,中午就在這邊用膳!”王氏說著就站了起來,帶著他們前往韋浩的院子,

    他們到了韋浩的院子,發現韋浩的院子可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而且每個門口都有人把守著。

    “浩兒呢?”王氏到了院子,對著一個士兵問道。

    “回夫人話,都尉在書房!”那個士兵開口說道,他是韋浩的部下。

    “好!”王氏說著就往韋浩的書房走去,到了門口,王氏拍了拍門。

    “浩兒,娘進來了啊!”王氏開口說道。

    “娘,快進來!”韋浩的聲音也是從里面傳來。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