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唐的玩家們 金尋者

第兩百七十九章 妖神宗入坑

    雷長夜看到王伯當等人的密語,忍不住好笑。他放進薛青衣、聶隱娘、魚蕙蘭這些女中豪杰作為英雄,自然想到了猥瑣男玩家的天性。所以他在雷公峽谷戰區里設置了雷劈系統。

    結合他二十年來的雷劈經驗,這個系統做得靈敏無比。一旦玩家心思不純正,根本不用抬手,只要想一想,那就是一頓天雷加地火。

    雷長夜非常有信心,這個雷劈系統會讓所有好色成性的男玩家全都變成鋼鐵直男柳下惠,想要非禮女英雄,楊教授了解一下。

    來到中層船艙,雷長夜發現船尾的網吧單間人滿為患。蘇妲己帶過來的人至少有一百多個。

    突然間,有一個單間的門被用力打開,一個面相熟悉的青年跌跌撞撞跑出來,身子一軟癱在地上。在他面前,宣錦和紫馨有說有笑地走過去。他探頭看了她們一眼,忽然手下意識地抬起來,玩了命地狠打自己耳光,一連打了幾十個耳光,把自己的臉都打腫了才住手。

    雷長夜人認出了這個青年,這不就是王伯當嗎?他剛才的表現是一種記憶創傷引發的精神不適。這貨剛剛因為好色被雷活活劈死,并被踢出了仙隱圖。現在見到美麗的女性,令其潛意識回憶起雷劈經歷,從而引發精神痛苦,必須用肉身疼痛來壓抑。

    這貨除非刪號重玩,否則這輩子見到女孩子都會畏如虎狼。

    “哎呀,雷劈系統效果真不錯。”雷長夜笑嘻嘻地掏出蒲扇,美滋滋扇著,走過王伯當面前。

    “雷……是雷先生嗎?”王伯當看到雷長夜連忙急切地撲上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嗯,有事嗎?”雷長夜轉頭問。

    “我被踢出雷公戲了,什么時候我能回去啊?”王伯當急切地問。

    “你做了什么事嗎?”雷長夜轉身嚴肅地問。

    “呃……我剛玩,不懂規矩,下次我改,我一定改,求求你讓我再玩一會兒吧。”王伯當哭喪著臉說。

    “這個入畫法寶有自己的規則,就算是我也不能擅加改動,無妨,你等一個月,懲罰期一過,你就可以再次入畫。”雷長夜沉聲說。

    “一個月?我一天都等不了了。來,你看我眼睛。”王伯當咬緊牙關,鐵青著臉望著雷長夜。

    “你眼睛怎么了?”雷長夜裝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王伯當一瞪眼,雷長夜發現腦中界面的玉符數往上挑了2275,六級好感度。

    雷長夜感到一陣意外之喜。妖神宗的玩家這么富有嗎?那就再來點兒唄。

    他裝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撥拉開王伯當的手:“兄臺,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的。但是法寶的規則是我制定的,我去修改,于理不合。要不這樣,我給你幾張蜀秀自助餐的抵用券,你去吃點喝點慢慢等,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

    “讓我再等一個月,我的靈魂會枯萎的!”王伯當急得說話都文藝腔了。

    雷長夜看到界面里玉符一閃:4676,七級好感度。王伯當這么富有嗎?

    他看了一眼王伯當,只見他眼淚已經流出來了,這是把家底都典當的表情。

    “榨不出油水了,過吧!”雷長夜嘆息了一聲,意猶未盡。

    他從懷中拿出另一枚入畫匣遞給王伯當:“用這個吧,不過排位賽你要重頭打起,之前的勝點都沒了。”

    “沒事沒事。我可以重頭打。”王伯當欣喜若狂,一把抓過這枚入畫匣。

    王伯當(十三級貴賓):誰支援我一點玉符。

    褒姒(十二級貴賓):啐!少在這兒哭窮,不是剛充了玉符嗎?

    王伯當(十三級貴賓):我全都刷好感度了。

    妹喜(十四級貴賓):你刷了多少好感度?

    王伯當(十三級貴賓):七級。

    侯君集(十級貴賓):你是去求雷長夜給你解禁嗎?我去,用七級好感度?

    李密(十二級貴賓):你不如去撿香胰子啊!

    妲己(十五級貴賓):大家都看好了,這就是色鬼的下場。

    雷長夜看到一行血紅色的大字飛過界面:王伯當退出半神軍團。

    王伯當(十三級貴賓):妲己姐,我知錯了。妲己姐,不要啊!

    雷長夜看著界面里的信息,居然開始有點同情王伯當,難道已經到年紀了?他搖了搖頭,丟下王伯當,不顧而去。

    雷長夜來到中層船艙的議事廳,把懷中屬于自己的入畫匣拿出來,將妖神宗眾人參與的排位賽戰場全都拎出來,形成投影大屏幕,并排放在自己面前。他舒舒服服地靠在坐塌上,雙手抱頭,津津有味地看著。

    這幫妖神宗的大玩家被蜀武盟的大玩家教訓得好慘啊。他們犯了巨大的錯誤,那就是自己組隊開黑。雷長夜設計的排位賽規則是,組隊開黑就會遇到同樣組隊開黑的玩家。

    他們一組隊,每次都會遇到組隊的蜀武盟成員。而且這些蜀武盟的大玩家那都是人精,為了上分無所不用其極。一堆人圍著畢一珂、宣秀、宣錦、余懷仁這種超級大腿拼了命地刷玉符。每次組隊,都是四個大玩家配一個土著大腿。

    這樣的組合就算是對上玩了同樣時間的蘇州富家公子們都是穩贏,更何況是打妖神宗這幫菜鳥。每次都把他們殺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雷長夜看得也是一陣頭皮發麻。現在是新賽季,大家一起從青銅開始爬坑,很多玩了很久的蜀山萌玩家也要從頭開始,所以很容易就會遇到同樣想爬坑的妖神宗玩家。

    看完這些場比賽,雷長夜心里一陣顫栗。如果這個世界有另一個相同的游戲,這幫妖神宗玩家肯定會棄游去玩雷公戲的競品。游戲體驗太差了。為什么要在這個游戲里受虐呢?

    但是,幸好這個世界只有這么一個雷公戲。這幫半神軍團玩家在被狠狠削了一頓之后,在界面里破口大罵,苦恨難當一番之后,又乖乖地重新進入雷公峽谷,再次被蜀山萌大玩家狠狠羞辱一頓。

    雷長夜在議事廳外的走廊里都能聽到紫馨忘乎所以的大笑聲:“啊哈哈哈哈嗝!”

    雷長夜不禁會心微笑:“效果出來了!”

    第二天,又有一群半神軍團的大玩家陸陸續續上了船。他們一上船就被妲己、褒姒和妹喜親自接到她們花巨資租住的上層甲板貴賓樓。

    雷長夜感覺這些人的氣息都很強大,應該接近了四品巔峰。妖神宗的大玩家似乎普遍比其他公會玩家的品階要高。這大概是藥師的妖煉靈藥起到的作用。

    他有空就溜達到這間貴賓樓附近去偷看界面信息。他果然沒猜錯,蘇妲己輸急了,現在正在召集所有半神軍團的會員研究如何打好雷公戲,如何給蜀山萌一個迎頭痛擊,長一長自己公會的威風。

    這個游戲已經開始激起了半神軍團和蜀武盟之間的競爭意識。這就是雷長夜最想要的效果。半神軍團將會成為他的實驗對象,他想要看看這個有意爭霸天下的玩家組織在沉迷雷公戲之后,還會不會想在大唐幻世繼續爭霸。

    畢竟,都是游戲,沒有誰重要誰不重要之說,就看哪個更好玩。雷長夜覺得雷公戲還是可以爭取一下的。

    一個嶄新的念頭再次在他腦海中冒出來。

    當天晚上,在喧囂熱鬧的大劇場中,所有關于游戲的直播都停了下來。在觀眾們的鼓噪和叫囂聲中,雷長夜推出了一個全新的投影。

    這是他通過搜索自己神識的記憶,再以仙隱圖的靈智為配合,花費了極大時間和精力篩選出來的神識記憶。

    每一段記憶都是蜀武盟大玩家在超級大腿的加持下,對妖神宗玩家的精彩擊殺。除了三殺四殺五殺之外,還有很多匪夷所思的隨機擊殺畫面。

    比如神寵鳳凰的鳳鳴九霄,一道鳳凰火焰穿越整個雷公峽谷,打在暴君坑內,讓坑內正在圍殺暴君的五個妖神宗玩家同時去世。

    又或者神寵超級禍斗,到處拉粑粑,這些粑粑全變成了地雷一般的火符道法。一旦不小心踩中禍斗粑粑范圍之內,就會引爆。很多妖神宗的玩家被蜀武盟玩家越塔追擊,好不容易逃掉之后,一腳踩在禍斗粑粑上,螺旋上天,悲憤辭世。

    又或者神寵超級宰父一把抓起一位妖神宗玩家,投擲向另一位妖神宗玩家,兩頭相碰,一起歸西。

    最精彩的莫過于紫馨和畢一珂在超級神寵大玄武的玄武龜罩籠罩之下,溫泉沖浪,反復擊殺復活的妖神宗玩家。兩人猶如凌波仙子,在溫泉的圣光中翩翩起舞,殺得飛起。這其中的快美滋味,簡直賽過活神仙。

    雷長夜還給這一系列精彩瞬間配上了大唐時代最流行的舞樂:秦王破陣樂。頓時把場下看熱鬧的觀眾給迷得五迷三道,瘋瘋癲癲,發了瘋一般叫好鼓掌。

    偶爾出來吃東西的妖神宗玩家看到這個精彩集錦,都傻了。他們沒想到自己的羞恥擊殺還能被反復重放,這簡直慘過鞭尸。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很快就有好幾個妖神宗玩家把這件事通報給了正在苦苦研究雷公戲玩法的蘇妲己等高層。

    蘇妲己氣得當時就掀了桌子。雷長夜,欺人太甚!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