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港綜世界大梟雄 萌俊

423 模范罪犯

    “轟!”

    “轟!”

    “轟!”

    三道巨響爆起!

    “嗡…”

    “翁……”

    公寓大門劇烈顫抖!

    走廊上的墻灰撲簌而下!

    “啊!”

    硝煙散盡。

    兩名滿臉灰塵的攻堅組警員抱著雙腿,坐在地上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他們臉上全都都插著彈片,展現著真實戰場的殘酷。

    四五名攻堅組警員則躺在地上,早已變成渾身血孔的死尸。

    鮮血順著他們身上的彈孔流下,許多人臉上身上都插滿手雷彈片,模樣要多慘有多慘,卻連動都不會動一下。

    剛剛蹲守在大門旁的攻堅組,當即被炸的人仰馬翻,防彈背心都罩不住他們!

    要知道,防彈背心也就護護胸口,對手槍射擊能夠產生效果。一顆手雷幾百枚彈片,三顆手雷便是上千枚彈片散開,小小防彈背心怎么罩得住?

    何況,攻堅組正在破門!

    整個小組當即報廢!

    張志恒更是躺在地上…歪著腦袋,連一槍都沒槍,當場死亡。

    實戰之酷烈!

    生死只在一瞬!

    不夠本事沖在最面前…

    只有死路一條!

    沒有驕傲自大的空間。

    “張sir!!!”楊兆輝在爆炸發生以后,當即低下腦袋,兩邊的防爆炸也馬上舉高防爆盾。

    等他重新抬起頭,目光穿過防爆盾中間,投向前方的攻堅組。

    只見張志恒當場死亡。

    攻堅組全部報銷。

    真的如苗志瞬所說的一樣“第一個就死”。

    楊兆輝當即忍不住驚呼一聲,馬上大聲下令:“前進!壓上!”

    “把兄弟們拖回來!”

    “是!長官!”兩邊防爆組四十名警員肅聲應命,旋即大聲吼道,扛著防爆盾齊步向前,嘩嘩嘩,一步步向公寓大門推進。

    “表現的不錯。”半島酒店內,莊世楷欣賞著電視畫面,看見攻堅組失利,拿起酒杯露出微笑,輕輕淺飲下一口。

    陸明華那邊應該不知道劫匪擁有手雷,而“陳一元”等人本來應該也是沒有手雷的。畢竟,有手雷早就用了。陳一元在整個搶劫過程,包括與沖鋒槍交火時,一直都沒有拿出手雷。

    顯然,他們原本就是沒有手雷!這批手雷應該是來自另一伙匪徒。

    張志恒、陸明華等人拿著對付“陳一元”的方案行動,對付兩貨匪徒聯軍,自然要被兩伙匪徒聯軍整慘!

    信息差的優勢已經展現出來了!

    陳一元、張春沒讓他失望…

    張志恒則是太過廢材。

    掛掉的比他預想中還快。

    至于莊世楷嘴里夸贊的對象肯定是劫匪陳一元啦。他連面都還沒露就先廢掉一個攻堅組,實在比張志恒優秀太多。

    陸明華也算是開局失利,當場被人“啪啪”打臉。

    這時觀眾市民、警務處長、陸明華、布朗等人盯著電視畫面,看著前線情況,一個個站在各自立場上,露出各不相同的表情……

    楊兆輝作為前線指揮官倒是很有操守。

    他一沒閑著,二沒后退,攻堅組倒下,馬上就讓機動部隊挺進!

    畢竟,攻堅組只是一支小隊。

    機動部隊才是主力!

    他是機動部隊高級督察。

    當然要頂住!

    這不僅是在撐機動部隊的面子,也是在撐全港警隊的面子,楊兆輝心理壓力極大,額頭上滿是大汗,目光時刻盯著公寓大門。

    可他們還沒有挺進到公寓門口時,一個舉著雙手,穿著夾克的人影,便已經試探性的邁出一支腿,緩緩的走出公寓大門。

    楊兆輝手腕一抖,忍不住就要扣下扳機,可隨后一支槍口馬上頂在人影腦后……

    “人質!”

    “有人質!”

    楊兆輝深吸一口大氣:“幸好剛剛沒有開槍!”

    “否則再次造成人質死亡…“

    “我就完蛋了!”

    隨后陳一元面孔出現。

    三名劫匪頂著三個人質走出家門。

    站在走廊上。

    指揮車里。

    陸明華表情一愣:“不是沒有人質嗎?”

    “李sir的報告是沒有發現人質!”一名警員馬上在旁補充道。

    “那租客資料呢?”

    “給我馬上把它拿來!”

    陸明華當即面露慍色。

    只見他伸出手大聲吼道。

    “是!”

    “長官!”

    一名警員轉身調取資料。

    陸明華則是瞇起眼睛,看著電視畫面,喃喃講道:“不會有三個男人住一間房吧?”

    “個個身高馬大!”

    “太巧了!”

    他本能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只不過,他不敢對人質亂下判斷,以免再造成人質死亡。那樣他的表演秀就算最后成功,也算不上什么功勞了。

    市民現在輿論很大!

    再有人質死亡?

    輿論會更大!

    何況,攻堅組的開場報銷,恐怕已經引起很大輿論反彈了吧?要是接下來情況再控制不住,行動直播把市民的輿論情緒數倍放大。

    因為,這些都是市民們親眼所見!人們對親眼見證的事件,往往會有更大的情緒,更多的意見!

    屆時,這場驚艷的公關方案,將會成為一把利刃。

    殺死他的利刃!

    陸明華能不謹慎嗎?

    他心中憋著的怒火也可想而知!

    一瞬間,他不再以為這場行動是自己成功上位的機會,反而覺得是一個深深的大坑…他已經被行動直播架在火爐上烤了。

    隨時都會下面的輿論大火活活烤死。

    “退后!”

    “退后!”

    陳一元、強軍、強業三人。

    他們一人一把手槍,頂住張春、張虎、張龍三人,形成一個三角形,不斷逼迫警方向后撤退。

    先前手臂中過槍傷的張虎則是換過一件外套,綁好傷口,遮蔽住中槍的手臂

    他們的計劃很簡單。

    他們只要一步步把警方逼退到樓下,再慢慢下樓移動到旁邊的大廈里,便能恢復先前的逃跑路線,順著隔壁大廈脫身。

    雖然不一定能逃出港島!

    最起碼能跳出警方的包圍圈!

    而張春、張虎三人偽裝人質跟著陳一元三人一起離開,到時候六個人就可以一起逃走,對雙方都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為此,陳一元等人把金子都背上了。

    至于張春、張虎等人和警方交過火?

    會不會被警方認出來?

    陳一元等人通過電視知曉警隊更換“指揮官”,也更換過“行動部隊”。當他看見電視畫面上只有“三個人”的通緝頭像,便敏銳的猜出些東西,決心冒險搏一把生死富貴。

    這份捕捉力真是有點東西!雖然,看不透背后的政治漩渦,但是就是有膽量賭一把!

    所以,陳一元出發才會說“賭”一把!

    盡管,他連警隊內部不合都不敢確定…

    可他卻是整個大局當中,第一個警覺起來,懂得撥云見霧,抽絲剝繭,利相關信息的人物。

    比陸明華都聰明!

    “是個人物。”

    “有眼光。”

    “有膽色。”

    莊世楷坐在餐桌旁翹起二郎腿,搖曳著紅酒杯看向電視畫面,畫面里陳一元推著張春等人不斷向前,嘴巴忍不住不開口稱贊一句。

    “可惜…”

    “你走錯路了。”

    “不過最后一場表現的不錯。”

    “將來我會把你寫進示范的,讓你最后當個‘模仿罪犯’,也不算虧待你。“

    莊世楷喝下一口紅酒。

    “叮。”

    放下酒杯。

    用指尖彈出一記脆響。

    目光有些惋惜。

    可路是人自己選的。

    他可不會心軟。

    犯罪面前聰明人沒有豁免權!

    反而越聰明的罪犯越該殺!

    這是莊世楷殘酷而現實的標準。

    “啪嗒。”

    這時一直率隊后退的楊兆輝猛然止住腳步,唰唰唰,一直后退的機動部隊也挺住腳步,全部都堵住走道門口。

    機動部隊在罪犯的逼迫下已經退到樓梯路口了。

    另一邊機動部隊。

    也按照罪犯的要求。

    全部退到另一邊的樓梯口。

    沒辦法,罪犯手上有人質,他們必須首先保證人質的安全,盡量向罪犯妥協。

    再退下去。

    機動部隊就要離開十層了。

    可在機動部隊即將下樓的時候,楊兆輝卻猛然聽見耳機里傳來陸明華的聲音:“那三個不是人質!”

    “是罪犯!”

    “兆輝!”

    “把他們全部擊斃!”

    楊兆輝瞬間瞳孔放大。

    陳一元卻馬上判斷出自己已經暴露。

    否則,警隊不會突然停下。

    警隊指揮官很顯然在耳機里聽到什么……

    楊兆輝表情細節把一切都暴露了。

    陳一元當即吼道:“動手!”

    “我們退回去!”

    按照計劃。

    如果下到五層以下。

    殺出去。

    五層以上?

    回退房間。

    房間里還有綁好的人質!

    可他們連十樓走沒走出去。

    “砰砰砰!”陳一元大吼一聲,旋即把槍口瞄準前方,果斷朝警員扣下扳機。

    “砰砰砰!”強軍、強業同時移動槍口向警員開火。

    張春、張龍等人當即也從后腰的夾克下抽出手槍手,舉起槍口瞄準警員。

    “砰砰砰……”走廊槍聲當即響成一片。

    “他們不是人質!沒有罪犯!全部擊斃!”楊兆輝扣動扳機,開槍大聲大吼。

    “噗噗噗!”可是由于陳一元提前察覺不對,搶先下手進攻,第一排的防暴警員馬上率先倒下一排,叮叮當當的防爆盾砸落在地。兩邊防爆組陣形散開,走廊中槍單橫飛,爆發劇烈槍戰。

    陳一元穿著夾克,單手持槍,眼神桀驁的反手開槍…

    “砰砰。”

    兩名警員倒下。

    他的姿態極為瀟灑。

    頭也不回的走向房門。

    張春則是單手端槍,姿勢端正,每打出一發子彈都有短暫間隔,好似受過專業的射擊訓練……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