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

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

    鳳姐兒面色慘白的躺在床榻上,醒來之后,便是淚流滿面。

    她太驕傲了,名喚熙鳳,也從來自比鳳凰。

    卻沒想到,在一個她都不怎么瞧得起的男人眼里,她竟會是那樣不堪的形象。

    平兒、繪金、豐兒也哭成了淚人,過了好一會兒后,鳳姐兒才虛弱道:“都別哭了,繪金和豐兒,去準備些熱水,我想沐浴。”

    繪金和豐兒看鳳姐兒似乎恢復了些神色,放下心來,忙去準備熱水。

    等二人走后,鳳姐兒見賈薔面色隱隱古怪,一下想到了昨晚之事,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對賈璉傷透了心,已徹底絕望,這會兒子,心中的負罪感竟沒那樣深,那樣厭棄自己了……

    她抽了抽嘴角,問賈薔道:“薔兒,我果真是個毒婦,是個妒婦?”

    賈薔負手站在那,打量著鳳姐兒,思量了稍許方道:“二嬸嬸嫁過來時,必是想過要和賈璉白頭到老的。愛之深,自然也就護些食。再加上你趕人的手段,確實很有些不妥……”

    “爺!”

    平兒見鳳姐兒剛剛恢復了些血色的俏臉,隨著賈薔之言又“唰”的一下慘白,不由著急的回頭嗔了句。

    賈薔從諫如流,道:“但是二嬸嬸你對上孝敬舅姑,伺候老太太,對下將偌大一個國公府打理的井井有條,任勞任怨。還要照顧那么一大群大姑子小姑子小叔子,哪個也怠慢不得。這方面,任誰也挑不出一個不是來。再者,二嬸嬸雖護食些,卻也沒攔過賈璉在外面亂搞,他本身也沒停過亂搞女人。

    最無理的是,他連他老子的小老婆都不放過。這種事,撞破天去也不能說是二嬸嬸的過錯。所以,你切莫聽他扯淡。他做下那等該死的事,倒賴到你頭上,怪你沒給他隱瞞……他是不是以為,你不撞破這事,這事就沒人知道?若不是二嬸嬸早早撞破此事,咱們還有機會提早解決。等以后讓別人撞破告發,他想好死都難!所以,其實是二嬸嬸你救了他性命,也救了榮國府的榮光。”

    心亂如麻,甚至有些負罪慚愧的鳳姐兒聽聞此言,眼睛激動的望向賈薔,顫聲道:“薔兒,果真是如此?”

    賈薔點點頭道:“當然如此!二嬸嬸,只有最沒出息的男人,才會將罪孽推到女人頭上。你當然有過錯的地方,可當初你趕他房里人走時,他若強保下來,我就不信你能趕得走?

    在我房里,誰敢動這種心思?他堂堂一個大老爺們兒,自己護不住自己的女人,這會兒全賴到你身上,實在很沒名堂。

    所以那些事,你和他的過錯頂多對半平分,他的過錯還多一些,誰也別說誰。”

    寶玉護不住金釧護不住晴雯,是因為下令的人是他娘,忤逆不得。

    可鳳姐兒要趕人,賈璉若是強硬護著,鳳姐兒能趕得走?

    這件事,原是賈璉占著主動大義才是。

    王夫人恨透了趙姨娘,也沒見她能趕走趙姨娘。

    所以,賈璉的說法其實并沒道理。

    說完,他看了看外面的日頭,道:“多往好處想想,日子還那么長,天地那樣廣闊,沒必要為了一個已經沒了感情的人,傷心傷身成這樣。日后,你大可活的更精彩,更有榮光。行了,我外面還有事,就不多費唇舌了。總之,有我和平兒在,你必不會過的差就是。”

    說罷,賈薔和平兒點了點頭,又看了鳳姐兒一眼后,轉身離去。

    這種家事,清官也難斷,過不下去不過就是,雖然如賈家這樣的人家不大可能出現和離的事,卻也不耽擱各過各的。

    只是誰也別在道德高地指責誰……

    當然,他和鳳姐兒因誤會有了一夕之歡,但以鳳姐兒的性格和身份,注定了這樣的事不大可能發生第二回。

    但即便不再有那種事,又能如何?

    好好的相處,照顧好親近之人,生活一樣也會美好。

    擁有諸多美妾的賈薔,自覺他已經站到了第五層,脫離了低級趣味……

    贊!

    ……

    出了鳳姐兒院,賈薔就看到紫鵑候在那里,他奇道:“怎在這又做甚么?”

    紫鵑沒好氣白他一眼,道:“爺還說呢!方才你說那勞什子蘑菇醬,當著老太太的面,卻只說要給老爺,你走后,老太太氣的甚么似的。還得姑娘替你好生圓了一圓!說傍晚前,爺必將蘑菇醬送來。我這不是在這等著通風報信?”

    賈薔抽了抽嘴角,道:“那你也不必等在這,怎不進去說?”

    紫鵑似笑非笑道:“原是要進去的,可臨門卻看到爺抱著二.奶奶……”

    賈薔“誒”了聲,正色道:“這等話哪里好胡說?二嬸嬸和賈璉又起了沖突,生生氣昏死了過去。賈璉就在東廂窗戶上看著,我沒法子才趕緊抱進屋子里去的。”

    紫鵑自知失言,紅了臉道:“我原不是這個意思……二.奶奶可好些了?”

    賈薔嘆息一聲,無奈道:“才養好些的身子,得,繼續臥床靜養罷。你東西收拾好了沒?準備回林府了。”

    紫鵑笑道:“并沒許多東西……對了,姑娘原想請姊妹們一道過去,不過老太太說,眼下正是國喪,林家老爺最忙的時候,不好去叨擾。”

    賈薔想了想,點頭道:“這一次老太太說的倒在理……算了,等得空再說罷。走了,回家去。”

    紫鵑“誒”了聲,忙跟上前去。

    ……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

    林如海聽了賈薔將這兩天的事大致說了遍后,清雋的臉上,眉頭緊鎖。

    盡管田太后很不像,但于林如海來說,太上皇剛剛駕崩,皇后就那樣算計太后,實在是……

    “此事,不對啊。”

    林如海眉頭緊皺,目光中多有猜測的看著賈薔,道:“薔兒,你沒覺得哪里不妥當么?”

    賈薔聞言一怔,隨即也皺起了眉頭來,緩緩道:“先生不提,我還真沒多想。您這樣一說,我這才反應過來。皇后娘娘這一計,是不是顯得粗糙了許多?明眼人,一下就看出了她在背后的小動作。和先前那些天衣無縫的手段相比,到處都是破綻……是不該啊。”

    林如海眉頭緩緩疏散開來,但面色卻愈發嚴峻,道:“薔兒,你以為,這是否就叫示敵以弱,故意讓人小瞧她?”

    賈薔聞言,心里生出一抹寒意來,道:“這個時候?為甚么?”

    林如海聲音輕微道:“是啊,這個時候,有甚么事,值當她這般故意賣出破綻,以作遮掩?讓人以為,她不過是一個,護夫心切,是了,還有維護你這侄女婿心切的,尋常宮闈婦人?”

    賈薔聞言,只覺得身上汗毛都要炸起來了,眼中難免生出驚恐之色……

    林如海見他如此,反倒寬慰了句:“只作猜測,未必當真。即便是真,對皇上也是存了維護之心的。”

    賈薔正要說甚么,卻聽書房房門忽然被打開,兩道衣著素雅的女子含笑入內。

    梅姨娘和黛玉進門后,就看到轉過頭的賈薔臉上,神情凜然肅煞,眼神和刀子一樣。

    兩人唬了一跳,梅姨娘一時都說不出話來,擔憂的看向林如海。

    倒是黛玉,吃驚之余,忙問道:“這是怎么了?”

    賈薔這才回過神來,雙手揉搓了下臉,正要開口,卻聽林如海道:“薔兒正與為父談論漕幫之人暗襲桃園之事,他氣壞了。”

    梅姨娘和黛玉這才放下心來,黛玉上前看著賈薔勸道:“你不是已經讓小婧姐姐去還回來了么,如何了?”隨即又唬了一跳,道:“小婧姐姐沒事罷?”

    賈薔忙道:“沒有沒有……漕幫那位少幫主已經被抓進大牢了,你放心就是。”

    黛玉輕呼一口氣,道:“那就好。”又嗔道:“那你這般唬人做甚?”

    一旁梅姨娘對林如海笑道:“姑娘真是難得的好人,還這樣著緊薔哥兒的房里人。”

    林如海微微笑了笑,沒說甚么。

    黛玉卻羞紅了臉,小聲辯解道:“小婧姐姐十分不容易,當初是她和薔哥兒一起救了薇薇安,然后才救了爹爹的。”

    梅姨娘拉起她的手,笑道:“這樣極好,才是家門大婦的胸襟。”

    黛玉羞的不說話了,林如海問賈薔道:“你將那漕幫少幫主扣住,強邀其父丁皓進京,又為哪般?”

    賈薔道:“先前金沙幫和漕幫起了點沖突,我就讓人調查了番這個天下第一大幫。這一查,還真嚇了一跳。漕幫建起不過二十年光景,就已經成了坐擁幫眾數十萬的天下第一大幫。先生,漕幫的幫眾,可不是史上流賊號稱數十上百萬,實則多為裹挾的婦孺老弱,而是真正每天做苦力打熬氣力的精壯大漢。

    漕幫人員結構嚴密,幫規森嚴,更有一些不得志的秀才乃至舉人,為其白紙扇參贊。所以,他們不是簡單聚嘯山林的草寇,而是有組織甚至法度的半軍事機構。

    以堂主為基礎,堂主上頭還有總堂主,總堂主上頭還有旗主,旗主上頭還有總旗主,總旗主上頭還有舵主,舵主上頭還有尊師、護法、正道,再上頭才是總舵主,也就是幫主!

    嚴密的上下級結構,嚴格的幫內法度,再加上把持水運,不缺金銀,又和各級官府衙門打好交道,黑白通吃。

    眼下已是數十萬人,讓許多府衙投鼠忌器,忌憚棘手,再過二十年,等其超過百萬幫眾時,怕是連京里都奈何不得,尾大不掉。

    因為一旦動了他,就等于斷絕了水路!整個神京都中,都是靠那條運河在維繼供養。

    先生掌戶部,漕糧也在先生的主管之下,所以在得知漕幫的根底后,弟子就決定,絕不能坐視漕幫肆無忌憚的擴張發展下去了。所以,才借此機會,逼丁皓進京。”

    林如海皺起眉頭道:“那,你準備如何應對?”

    賈薔道:“漕幫之所以勢大,是因為一家獨大,沒有制衡的力量!指望朝廷來參與干涉,很難有效果,也容易引起反彈。所以我想以江湖手段,來解決此事。”

    林如海不解道:“如何以江湖手段來解決呢?”

    賈薔道:“德林號麾下也有一只船隊,雖遠不及漕幫,但如今也在運河上運送些貨物。我想以丁超為由,以金沙幫為名,和丁皓談判,再輔以一些官面上的壓力,逼迫他讓出一部分水路來。金沙幫和漕幫共同為朝廷出力,運送漕糧。彼此競爭,彼此制衡。當然,金沙幫要得到朝廷,尤其是戶部的關照。和丁皓的談判,是警告他,不要在水路上動手腳。如果金沙幫的船無緣無故的翻了,或是無緣無故的走水失了火,那我就怪在漕幫頭上!”

    林如海聞言,有些無語的看著賈薔,道:“你摻和到里面,軍機處怕不好通過啊。”

    賈薔笑道:“只要皇上和先生通過就是,軍機處……他們怕是蹦跶不了太久了,他們也明白,所以多半不會在此事上下絆子。”

    林如海聞言笑了笑,卻還是遲疑不決。

    賈薔這是明顯要假公濟私啊,他倒是不擔心賈薔包藏禍心,只是……

    黛玉左瞧瞧,右瞅瞅后,對林如海小聲道:“爹爹,薔哥兒分明是在為朝廷出力,杜絕禍事,也是在幫爹爹呢。”

    “……”

    林如海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愛女后,對賈薔道:“此事且先不急,待我明日進宮,和皇上商議一番就是。”

    賈薔聞言,嘿嘿直樂出聲來。

    戶部是林如海的自留地,漕幫也想和他斗?

    太上皇駕崩后,大世道就已經變化,也該他收些紅利了。

    見他高興成這樣,黛玉沒好氣白他一眼,忽地問道:“馬上就到日子了罷?”

    賈薔聽這沒頭沒尾的一言,不解道:“甚么?”

    黛玉哼了聲,啐道:“少裝蒜!”

    一旁梅姨娘都忍不住吃吃笑道:“哥兒總不會是忘了,尹家那位郡主的生兒了罷?可不就是明日?”

    賈薔聞言變了面色,差點一句“臥槽”出口……

    “你真忘了?!”

    黛玉心里也不知是甚么滋味,仔細盯著賈薔問道。

    賈薔抽了抽嘴角,無言以對。

    黛玉到底心軟,蹙起眉頭道:“那你的生兒禮也沒準備?”

    賈薔道:“準備倒是準備了,不過不在家里,還在會館倉庫里。”

    黛玉沒好氣道:“那你還不去取來?若是不好,將我拿盞燈也拿去罷。”

    賈薔忙擺手道:“月影燈是給你頑的,豈有把你的東西送人的道理?不必如此,我備的禮,雖遠不如月影燈值錢,但她醫術上正好用上,也算難得。再說,我還有正經事和先生談呢。”

    林如海奇道:“還有甚么事?”

    賈薔看向林如海,道:“先生,兵馬司衙門如今正在清掃東城,我準備,向東城每家商戶,按月收取一定數量的衛生、火禁銀子。也算是,另一種商稅。”

    聽及“商稅”二字,林如海微微皺起眉頭,看著賈薔輕聲道:“是不是,太早了些?”

    如今太上皇雖然駕崩,可朝堂大權仍在景初舊臣手中。

    韓彬、李晗等出京名臣,一時半會兒也不可能回京。

    這個時候做的太過,怕是要引起劇烈的反彈。

    賈薔嘿的一笑,道:“所以不叫商稅,而是衛生、火禁銀子。這也算,做個初步試探。”

    林如海聞言,沉吟稍許道:“也可以試試,你且先去做罷。”

    看到賈薔又高興起來,黛玉再度嗔他一眼,不想林如海突然問道:“薔兒,可是手頭沒銀子了?”

    賈薔:“……”

    ……

    PS:晚上應該還有一更,擼只呻擼大師的盟,六六六!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