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氪金醫生 孫帥出口成詩

第三百二十九章 10秒內完成止血!

    (介紹朋友一本書《從相親開始重生》!精品老作者新書,質量有保障!)

    “有希望?”邵大剛大喜道。

    “不過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阮彬他好像沒有做過直腸癌手術,他對于骶骨附近的動脈和神經結構估計不了解。到時候他能不能手術都不知道呢。”錢主任先打個預防針。

    “我知道我知道,但也得讓他來看看,討論一下。萬一他可以勝任呢?”邵大剛道。

    如果阮彬可以在錢主任的指導和指揮之下一步步的完成手術,說不定有希望呢?

    他可是聽說阮彬這個天才曾經試過看幾遍手術視頻就能做手術的。

    當然,都是一些二三級的手術,像這個復雜又棘手又是手術禁區的手術不知道他行不行。

    但是現在有希望總比沒有希望強吧?

    “好,我把阮彬給叫來。”錢主任點了點頭,立馬給阮彬打電話,讓他來一趟這邊。

    十分鐘之后。

    阮彬就來到了這里。

    當他聽完錢主任等人的話之后,微微驚訝道:“做直腸癌盆腔局部復發合并骶骨切除手術?”

    他知道骶骨附近血管豐富、神經眾多,秒出血量可以高達200毫升。

    就算是那種直腸癌手術大拿做手術的話,像這種腫瘤距離骶骨很近的手術,術中出血量基本都是要到達2千到三千毫升的出血量。

    甚至一旦切到動脈,救都沒有得救。

    這也是為什么癌變組織距離骶骨越近,手術風險越高的原因!

    這也是為什么那么多家醫院拒絕給邵大剛這個所謂的二大爺做手術的原因。

    這已經不是搏一搏單車換摩托了,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對,應該是明明知道上臺會死,為毛還要上臺呢?

    除了這個以外,另外還有這個骶骨的切除,人的脊椎骨就像甘蔗一樣,這次手術就是要砍掉幾節已經爛掉的壞甘蔗,要又準又快又好,下刀絕不允許拖泥帶水。

    所以每一個環節都是風險巨高!

    “風險很大啊,萬一不小心割破了附近的動脈血管,后果不堪設想!”阮彬開口道。

    “沒錯,做這樣的手術可以說就是打開“血閥門”!每秒就會流失200毫升的血液!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的話,需要10秒內完成止血,不然的話結果就是患者死亡!”錢主任凝重的點頭道。

    一個正常人體內的血液是4千到5千毫升左右。

    失血量超過2000~2500ml(總血容量的40%~50%),會出現嚴重失血性休克,如處理不當可導致當場死亡。

    假設萬一動脈大出血,每秒出血200毫升,2000毫升的血10秒內就可以流完!

    也就是說你不能10秒內完成止血,相當是沒得救了!

    就算是手術當中在輸血,可你輸血的速度能一秒輸入200毫升血進去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以每秒流失200毫升血液的速度,根本就不是大出血了,而是大噴血了,堵都堵不住那種。

    “阮彬,假如動脈出血大出血,你的手速有沒有可能在十秒內完成止血?”錢主任期待的問道。

    “十秒?”

    “叮咚……系統任務:讓這群凡人們看看阮九成是如何創造奇跡的!任務完成,獎勵3次抽獎機會!”

    眾人都是齊刷刷的看向阮彬。

    說實話,十秒,估計沒有哪個外科醫生敢想象!

    這不單單是技術水平熟練度精準度,還需要你的手速啊!

    “應該勉強可以!”阮彬道。

    自己可是擁有創新級的清創縫合術。

    十秒內,估計可以嘗試一下!

    不過具體情況還需要看到時候出現這種問題,缺口大不大,縫合長度長不長,位置好不好縫合,手術視野清晰不清晰,這一切都是存在著不確定的因素。

    就算此時阮彬擁有創新級的清創縫合術,也不敢百分百保證!這是他第一次不敢百分百保證。

    但是有很大的把握!

    幾人聽到阮彬這句話,都是齊齊目光閃爍。

    “有一定的把握就好,那么我們的勝算又大了幾分!”錢主任松了口氣道。

    “我剛才已經研究出了一個手術方案,你聽一聽,那就是先用介入手術用腹主動脈球囊完全阻斷血流,減少骶骨附近血液流入。如此一來的話就算是到時候傷到動脈大出血的機率也會變低。”

    “但是腹主動脈球囊完全阻斷血流只能阻斷半個小時就得扯出來,不能超過半個小時。超過半個小時對于其它器官還有下半身會造成缺血性傷害。”

    “也即是說開始半個小時是最安全的。如果能在半個小時內完成手術那就好了。”

    阮彬聽了之后對錢主任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全科牛耳啊,這個手術預案的確是非常的棒!這種方法可以減少大出血的機率!

    “不可能半個小時完成的。”邵大剛搖了搖頭,鋸斷骶骨也要費時費力。

    “對了阮彬,你會做直腸癌根治術嗎?”戴曜文問道。

    眾人齊刷刷看向阮彬。

    他們就是怕阮彬對于骶骨附近血管豐富、神經眾多的結構不清楚,到時候手術起來就算有指導和指揮,肯定也會變得慢騰騰,倒是對于整個手術來說風險又增加了。

    “沒有做過,但是我研究好久了,要是我做的話,應該沒有問題。我也看錢主任做過好多臺直腸癌手術,我都是當助手的。”阮彬道。

    看到阮彬這么說,錢主任知道這廝如此自信應該沒有問題了!

    從當初到現在,他從來沒有見過阮彬說大話!

    他敢說可以做,就從來沒有失敗過。

    “那,把握呢?”邵大剛緊張的問道。

    他算是把二奶的老爸,啊呸,他可是把二大爺的性命交給這阮彬和錢主任了啊。

    “原本我只有三成的把握,現在的話,我覺得我有五成的把握!”錢主任如實道。

    第一個是得到了阮彬的大出血十秒勉強可以止血的保證,另外一個加上他自己想出來的這個手術方案都有增加成功率的希望。

    再加上阮彬說對直腸癌手術可以做,又增加一分機率!

    “五成?值得賭一賭了!”邵大剛下定了決心!不賭,也是等死。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