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氪金醫生 孫帥出口成詩

第三百零二章 院士之資!(第二更)

    第二天,阮彬的這一波手術視頻就傳到了手術論壇上面。

    20分鐘一臺手術的犀利操作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讓不少看了這個手術的外科醫生們都是紛紛震驚!

    “20分鐘一臺?最長的不超過30分鐘!我的天,如何做到的?”

    “我看他就好像一臺精密的手術儀器一樣,擁有透視功能、人形自走檢測功能、零失誤基準操作、云腦計算……我實在是編不下去了,反正就是很牛逼!”

    “不愧是京城協和醫院出品,果然給力。”

    “貌似是一個外院的醫生做的手術。”

    “魔都第一附屬醫院的急診科醫生,阮彬阮醫生?”

    “臥槽,前段時間他不是研發出了一個‘雞肋’CTO介入新術式嗎?不愧是研發出新術式的他啊。在手術技巧這一塊竟然也是強無敵!”

    “真的是大開眼界!”

    “這個人最近不少論文都是杠杠滴啊。還有他們魔都團隊有一次還上了《柳葉刀》的論文月刊。”

    “是的,我記得最近魔都第一附屬醫院老出風頭,大部分都是和這個阮彬有關。”

    “感覺他有院士之資啊!”

    “現在說還是為時過早。不少國內名醫、著名教授年輕的時候也是很恐怖的。很多都是二十多歲就各種改良一些手術術式,也偶爾有新術式問世。但是最終能不能成為一方大拿,還是得開創一個新流派出來!這種才有真正的院士之姿!”

    “沒錯,大部分新術式都是在原有手術基礎上面改良過來的,其實大部分都是屬于偽術式!”

    “這倒也是。”

    但是不過管如何,這一批手術上線手術論壇,的確是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轟動。讓不少CTO外科同行們都是看得折服了。

    …………

    第二天阮彬繼續被朱永昌厚著臉皮邀請過來幫忙做手術,今天他一共做了21臺!

    兩天下來他一共做了41臺。

    不過朱永昌倒也會做人,私下塞給阮彬五千塊辛苦費。

    因為阮彬的確給他們科室減少了一點壓力。

    “阮醫生,以后晚上你有空的話也可以來我們這里幫忙做一下手術,現在還有幾百人等著做手術呢。”朱永昌苦著臉道。

    “有空的話可以。”阮彬點了點頭。反正他現在精神力是常人的一倍,體質也是常人的一倍。

    做起手術來是沒有疲憊的情況出現了。

    既然對方那么多病人等著做手術,他幫一把也是舉手之勞而已。

    …………

    接下來一段日子,羅佑鴻等一眾專家們又嘗試了后面兩種他們想出來,討論出來,驗證出來的手術方案。

    依舊是阮彬親自在他們指揮下進行操刀的。

    不過很不幸的是,他們千辛萬苦,總結他們半生的經驗研究出來的后續兩個手術方案都是行不通。

    依舊是不能解決如動脈瘤血栓形成、異位栓塞、動脈瘤體積太小、載瘤動脈過于迂曲、微導管難以到達血管遠端、造影無法顯示細小穿支動脈。或者是容易損傷穿支動脈,導致“雪犁效應”等問題。

    會診室內,羅佑鴻等人都是一片沉默。

    “老羅,看來我們之前的研究和沉淀還是不夠啊。我們探討出來的三個手術方案都是以失敗告終。看來這個基底動脈動脈瘤介入手術還是不好搞。就算是國際上也是沒有人有什么新進展。我們估計還得再繼續積累幾年經驗再發起沖鋒吧。”郭德庸嘆了口氣道。

    現在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了。

    看來這一次的首次研究新術式團隊也可以各回各家了。

    “現在就放棄?我想我們還可以繼續探討一下,說不定再次總結這一三次失敗經歷,我們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發奇想研發出可行的新術式呢?”羅佑鴻不忍現在就放棄。

    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搞研究,下一次,不知道又是幾年后了。

    這一群人基本都是國內顱內動脈瘤介入手術的各路大拿了。

    平時大家都很忙的。

    “唉,其實我現在有些喪失信心了。這個手術發展這么多年了,目前依舊是被困在這一步。我覺得需要研發新式的手術醫療設備?里面的支動脈血管太小了,動不動就容易造成創傷,引起“雪犁效應”!”莫旭言沉聲道。

    看到這群人愁容慘淡,阮彬忍不住道:“是否可以考慮一種全新的入路方式,完全區別于原有的顱內栓塞術!其實”現在大部分難題就是支動脈很多,很難達到遠端,容易對支動脈造成創傷。如果我們能研發出一種完全可以避開大部分支動脈血管的入路問題和全新的手術方式。說不定能成功!”

    其實目前臨床上對基底動脈某些穿支的顯微解剖特征仍然未知,其影像學表現在相關文獻報道中也罕有提及。

    也就是說現在手術瓶頸就是在于這一點!

    如果能把支動脈全部都解剖了解其特征,說不定會有新突破!

    你現在都未能完全了解,所以手術新術式就遇到瓶頸進行不下去了。

    阮彬的話一出,頓時引來了眾人的側目。

    因為這大半個月來,阮彬從來都是小透明,平時的會診研究都是坐在角落的。

    其實他們也不會問阮彬,畢竟他們才是專家。

    如果他們是古代打仗的話,他們就是軍中元帥,專門是出謀劃策的,而阮彬只是一個沖鋒陷陣的先鋒將軍,做的只是技術活。

    只需要執行他們的命令就行了。

    “行不通!支動脈遍布基底動脈,幾乎很難行得通。完全的新入路,我們根本就未知!”羅佑鴻搖頭道。

    “阮醫生,你的這個想法我以前也想到過,也嘗試過,但是根本就做不到!新術式并不是那么容易研發出來的。”金智偉搖頭道。

    無論采用何種治療方法,臨床上均必須弄清楚穿支動脈等解剖結構,避免術中損傷穿支動脈,引起嚴重并發癥。

    一旦入路錯誤,或者術中出現錯誤就會因“支架封堵雪犁效應”等作用引起穿支動脈損傷,導致即刻腦干缺血梗死,出現嚴重臨床癥狀。因此,術中保護穿支動脈特別重要。

    反正一天不能解決支動脈問題,一天就不能成功!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