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氪金醫生 孫帥出口成詩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手術不是萬能的(求訂閱)

    阮彬聽著唐亮的話,微微沉默。雖然肺動脈高壓到達最嚴重的地步,進行肺移植是最好的方法。

    但是手術成功并不代表就可以徹底變健康了!

    恰好,面對很多疾病,有時候手術往往并不是萬能的!

    像肺移植成功之后,還要面臨肺和自體會不會產生排斥,會不會被感染和其它并發癥的情況。

    在以往病例當中,也有因為肺移植后發生的嚴重感染以及排異反應,經治療無效宣告死亡的案例。

    實體器官移植的病人由于需要長期服用抗排異藥物,如環孢素、霉酚酸酯這些藥物會抑制T細胞功能,從而人體免疫功能下降導致感染的發生。

    移植后1-6個月由于免疫抑制程度最高,因此多種潛在的機會性感染的機會也會明顯增加。如分桿桿菌,特別是有些患者隱匿的潛伏性肺結核有可能發展為粟粒性肺結核;還有李斯特菌通過食用含該細菌的食物感染(如進食未正規消毒的奶制品)。

    治療主要是盡可能獲得病原學證據地情況下有針對性的治療,但是很多時候可能是經驗性治療。針對這些在普通人群中并不常見的機會性感染所用的藥物費用也是相當昂貴的。

    其實阮彬此刻很想問一句,既然醫生都曾經告訴過你你老婆擁有肺動脈高壓不適合生孩子,為什么你們堅持要生?懷孕之后病情惡化,就算做了肺移植手術,手術成功,但是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萬一發生以上情況,隨時都會要了命!

    這世間沒有神藥,并不代表吃了藥就可以好!

    以上都你跟解釋清楚你們都還要固執的生孩子,最后苦的還不是自己?

    “肺移植之后免疫力下降的厲害,甚至還產生了肺排斥,按時吃藥按時檢查也不一定會能全避免的。”阮彬解釋了一句。

    “醫生,我老婆不會有事的吧?她要是出事,我那還沒有一歲的兒子可咋辦啊!”唐亮此時非常的驚慌的道。

    “這個還需要等最終的檢查結果出來,我先跟你聯系呼吸外科和心血管外科的醫生過來會診吧。”阮彬道。

    像這種事情,他們急診科幫的忙不大,還是交給呼吸外科和心血管外科的醫生處理吧。

    像這種情況,并不是一個手術就能解決的問題!

    就算他開了掛,也無法逆轉的事情!

    肺部感染,保守治療只能藥物治療,要么再次肺移植!但是你以為肺移植說做就做的嗎?需要匹配的肺源!

    可是全國,全世界的肺源都是肺的緊缺的,這個潘娟娟已經使用了一次肺源,第二次,說實話他覺得可能不高,而且想要找到匹配的也不容易。

    還有一個那就是第二次肺移植之后也不一定就能變好,萬一第二次感染呢?

    風險巨高!

    而且醫療費用也是非常的巨大,動不動四五十萬起步的!

    阮彬很快就通知了呼吸外科、心血管外科在值班的醫生過來會診。

    就在他們到來的時候,最終的檢查結果也是出來了。

    呼吸外科來的是一個叫魯鐵的主治醫生,心血管外科來的是一個叫武志誠的主治醫生。

    他們聽說是病人是潘娟娟的時候,他們直接放下手頭的工作就跑來了。

    這個患者他們當然熟悉!

    大半年前的肺移植手術他們都有幸當助手,特別是這一例成功案例的肺移植手術讓他們兩個科室登上了本地的新聞報道呢。

    “有限的時間,只能做了這些檢查報告,你們看看。”阮彬把手里的檢查報告遞給兩人。

    “肺部真菌合并鮑曼不動桿菌感染、肺水腫?”兩人看到這個檢查報告,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是咯噔一下。

    雖然還無能確認肺是否產生了排斥,但是這個感染和肺水腫就問題很大!

    “都過去大半年了,終究還是出現了感染!”魯鐵吸了口氣,臉色微變。

    “如果肺又出現了排斥的話……估計就更加復雜了!”武志誠凝重道。甚至……需要第二次肺移植!

    “除非感染能控制住,如果控制不住,那么……”魯鐵臉色凝重道。如果控制不住,要么等死,要么第二次肺移植!

    “阮醫生,帶我們去見見病人和家屬,我們需要和他們詳細溝通。”

    “好!”

    很快就來到了病房。

    此時潘娟娟在吸著氧,補著液。

    唐亮正病房里坐立不安。

    很快兩個醫生就跟唐亮把事情的嚴重性說了一遍,嚇得唐亮面如土色。

    “我剛才叫人查了查你們的定期檢查記錄,為什么最近三個月你們沒有來我院進行定期檢查?我們前臺應該催過你們來檢查,你們為什么不來?”武志誠沉聲問道。

    這話問的唐亮老臉一紅,支支吾吾道:“我和我老婆以外都過去半年多了,一直檢查都沒有發現什么問題,而且檢查起來也麻煩,費用也不低,我們想著堅持吃藥就應該沒事了吧,可沒有想到……”唐亮懊悔不已。

    其實他家是普通工薪家庭,他老婆生孩子,做肺移植就一共花了六七十萬,肺移植之后又需要天天吃藥,半個月去檢查一次。

    家里實在是很拮據了。

    后來看到都半年過去了屁事都沒有,就想著放松警惕,順便省點錢。可沒有想到這一省就省出問題了!

    “你……唉……”

    阮彬等人聽了之后直搖頭。

    “醫生,我老婆能不能治好?”唐亮焦急的問道。

    “不好說,我們現在的方案是先繼續藥物控制感染,盡量不能感染加重,第二,對你老婆進行肺水腫手術,抽出肺積水。如果能把感染控制下來,應該問題不大,如果控制不好……”

    結果不言而喻!

    當晚,潘娟娟就從急診科轉去了呼吸外科,到時候抽肺水的手術也是那邊呼吸外科做。

    病人走后,阮彬繼續忙碌。

    一忙就忙到了凌晨一點。

    此時急診科幾乎沒有什么新來的病人,阮彬外賣打了點夜宵,趁著外賣還沒有到的空隙和前臺的護士們嘮了起來。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