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氪金醫生 孫帥出口成詩

第二百四十三章 國內零記錄的手術(第四更)

    “你,你好……”當王凌菲看到阮彬的時候表情明顯有些僵硬,她沒有想到自己男朋友的同學竟然就是阮彬!

    雖然她和阮彬相親過,不過雙方都沒有感覺。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阮彬知道她曾經宮外孕過啊。

    這很要命!

    來魔都好幾年了,她也累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喜歡’的男人。雖然對方是一個醫生,在她眼里還算不上最理想的職業對象。

    可是楊緯底薪有2萬起步加上業績提成。關鍵對方是高學歷,剛剛出來就是主治醫生了。未來潛力還是很大的。

    最最最關鍵的是楊緯家里還算小資,準備給他在魔都首付一套郊區房。這一點是她最看重的!

    “楊緯,我先去吃飯了,你們吃。”王凌菲匆忙掛斷視頻通話。她假裝不認識阮彬,她心中也祈禱,希望阮彬不要爆她老底!

    不然好不容易找到的男人就要飛走了!

    “好吧,去吧,么么噠。”楊緯心滿意足的掛了視頻。

    此時,阮彬也看得出王凌菲故意假裝不認識自己的意思,估計她在怕自己揭她老底。

    說實話,楊緯是他高中同學,雖然以前關系不咋地,但畢竟同學一場。眼睜睜的看著他找這個不怎么‘靠譜’的女友。還是忍不住想要告誡一下的。

    但是如果直接戳穿,貌似又不怎么對得住王凌菲,對方畢竟和自己相親過。

    還有她是自己老媽老同學的女兒,如果自己說了她的壞話,到時候她把事情爆到她母親那里,她母親和自己老媽的關系也許會形同陌路。

    “算了,兩邊不得罪,我就暗示一下楊緯吧。”阮彬心中決定道。

    “阮彬,事業固然很重要,不過到了我們這個年紀,談戀愛和結婚也應該提升日程了。我已經和菲菲決定好了,半年后領證,明年準備要孩子!”楊緯美滋滋的說著。

    “嗯,你說得對!不過結婚的事情我覺得還是要慎重,需要做到知根知底,足夠了解她的為人,萬一以后結婚了才發現不是合適的,到時候就麻煩了。”阮彬語重心長的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我覺得菲菲她很賢惠,很適合我。”

    “楊緯,我有一個同學的女朋友是一個壞女孩,打過胎,還試過宮外孕,私生活比較混亂。但是我同學并不知道她的過去。你說我要不要跟我同學說一下?可這個壞女孩和我媽又認識,我怕說了得罪這個女孩子。可不說嘛,我又怕我同學糊里糊涂的成了接盤俠。”

    一邊說著,一邊夾起一片綠油油的生菜,放進火鍋里面煮了煮,接著用勺子撈起來放在楊緯的碗里。

    阮彬的這個動作讓楊緯有些受寵若驚和尷尬。

    “少吃點肉,多吃點青菜,你看它綠油油的,肯定非常的養生。”阮彬淡淡的道。

    “咳……謝謝。”楊緯聽得是非常的津津有味,然后一臉八卦的笑道:“你說的這個事情的確比較尷尬,說吧,可能得罪那女孩或者她的家人,不說話吧又對不起你同學。的確挺難選擇的!”

    “所以啊,我糾結啊,到底要不要說呢。”阮彬嘆氣道。

    “我覺得吧,如果非常的熟,鐵哥們,必須告訴他!不能毀他一生!如果只是普通的同學關系,那就隨便暗示一下就可以了,兩邊都對得住!”楊緯嘿嘿的笑道。

    “哦~那我懂了!”阮彬點了點頭繼續道:“這菜好吃吧?”

    “嗯,這里的生菜還真的挺好吃的!”楊緯吃了一口,贊不絕口。

    不是?

    你別光顧著說好吃,難道你沒有聽到哥給你說‘綠油油’這三個字的含義嗎?

    你關心的重點不在同一個頻道啊!

    不行,得繼續提醒!

    “好吃是吧?那就多吃點,它綠油油的,非常適合你的氣質!”阮彬一邊說著一邊又夾了幾片下去煮。

    特別是說‘綠油油’三個字的時候,他故意停頓一下,說的比較大聲。

    “阮彬,不用跟我客氣,我自己來。我們大老爺們的,你這樣子給我夾菜我怕別人誤會~”臉皮比城墻厚的楊緯此時也是忍不住提醒道了。

    阮彬:……

    這廝是不是讀書讀傻了?還是平時根本不玩抖音啊?

    ‘綠油油’三個字都說的那么明顯了,你怎么還不會意呢?

    “不不不,我就喜歡給老同學夾菜,來來來,這些綠油油的蔬菜多吃點,你看你現在比以前胖多了,得減減肥!”阮彬繼續給楊緯夾菜。

    楊緯:……

    不對,等一下!

    為什么每次阮彬都說綠油油三個字?最后還說符合自己的氣質?

    “阮彬,你說的那個同學該不會是我吧?”此時此刻的楊緯才反應過來。

    “你女朋友經常背著你出去玩?”阮彬反問道。

    “這倒沒有!”楊緯搖了搖頭,心中暗道自己現在和王凌菲住在一起半個月了。她從來不去酒吧不去KVT,晚上幾乎不出去,都是和他待在一起。除了每周周六固定去加班,前天和閨蜜出去做了一次頭發。平時晚上幾乎都不出門的。

    “就是唄,怎么會是你啊。”阮彬笑了笑道。

    阮彬也不管楊緯到底有沒有被暗示到,反正他已經盡力了!

    一頓飯完畢,回去休息了大半個小時。

    下午一點,繼續上課。

    到了三點鐘,結束第二節理論課。

    下午4點開始手術演練。

    孫武壽這邊早就準備好了一個病人,阮彬親自主刀,孫武壽親自當助手。同時在手術室直播手術給手術室外的一眾醫生看。

    本來阮彬打算手術做快一點好下班的。

    不過被孫武壽苦口婆心的要求手術做慢一點,讓外面的醫生們看得更加的清楚,所以他手術做的很慢……

    接近五點的時候。

    手術室外的大廳急匆匆走進來一個中年醫生,他是這里的魔都富旦大學兒科醫院神經外科的主任劉偉祥。

    “肖醫生,孫院長還在手術室里面嗎?”劉偉祥對著一個看著手術直播的一個本院主治醫生問道。

    “在里面當阮老師的助手,還在手術呢。”肖醫生指了指直播的電視屏幕。

    “能不能喊孫院長出來,我有一臺罕見的手術需要孫院長把把脈!”劉偉祥焦急道。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病人,這傳統的手術做不了,得使用最先進的手術做。可是國內對于這種新型手術還是零記錄!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