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

第一百五十五章 法術咒縛化

    “我實在是很難想象。”

    安南忍不住吐槽道:“梭羅尼克會這么喜歡自己的新身份。”

    “我也很難想象。”

    奈菲爾塔利聳了聳肩。

    她坐在桌子上側對著安南,翻著其中一張報紙、低聲感嘆道:“我當年還夢想過,如果我是塞利西亞就好了。可我沒想過,塞利西亞居然只是一個并不存在的幻影……”

    “替身系的咒縛是這樣的。”

    安南伸手指了指自己,笑道:“‘吉蘭達伊奧’不也一樣嘛。”

    “還是不太一樣的……”

    奈菲爾塔利的表情有些復雜。

    怎么說呢。

    大概是因為“吉蘭達伊奧”里面的真人,反而比這個形象可愛;而“塞利西亞”的本體則沒有她那么惹人喜愛的原因吧……有股奇妙的破滅感。

    “不過,制造‘替身’的技術應該是來自于梅爾文家族。”

    奈菲爾塔利解釋道:“老師所擅長的是觸染律。也就是用‘與人有聯系的物品’而對他人進行干涉的法術。

    “這說明,在老師得到了弗雷德里克的身體之后,恐怕也得到了他所持有的知識和技能。”

    “你對替身系的咒縛和法術有研究嗎?”

    安南饒有興趣的向奈菲爾塔利詢問道:“我倒是不太了解這個。”

    雖然與他直接相關的替身咒縛就有三種了……

    【最后之作“大衛”】就是一個典型。

    它的本質是一個禁忌型咒縛,為了讓安南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透露、傳播“禁忌儀式:死生疊加”。而作為鏡中人給予的獎勵,安南可以使用這個咒縛的力量,變身為“吉蘭達伊奧·大衛·布奧納羅”。

    這是一個事先被制作出來、并被咒縛化的軀殼。

    德芙與巧克力交換身體,本質上也是被這種類型的咒縛所影響;而安南常用的咒物“精靈皮手套”,也是同樣的東西如果戴著精靈皮手套太久,自身的皮膚就會被它替代;緊接著,屬于“精靈”的皮膚就會從雙臂向上蔓延,直到將全身替換為精靈。

    那肯定不是使用者自身的精靈化。

    而是一位古代精靈,通過這種方式獲得另一種意義的重生。當然,操控者依然會是戴著手套的那個人。但是他/她整個人,都會被脫不下來的皮套所取代。

    同理,“塞利西亞”也是一樣。

    狼教授必須先用某種材料來捏出這個軀殼……當然,塞利西亞作為一個女孩子,多半不可能像吉蘭達伊奧一樣用大理石捏出來。

    至于這個軀殼多精細、用什么材料制成、是否存在“參考原型”、實力有多強、是什么職業……這就是只有狼教授與塞利西亞知道的事了。

    如果安南認為“吉蘭達伊奧”比自己本體好用的話,他也可以學習偶像與先知學派的法術。這樣他只要在“吉蘭達伊奧”形態時,就可以順利的使用這些法術了。

    安南沒有這樣做,是因為他只把“吉蘭達伊奧”作為一個馬甲來使用。

    “吉蘭達伊奧”畢竟無法升階,雖然在安南是青銅階的時候它的確很強力,可隨著安南的升級、它逐漸就會變得不那么強。

    安南也不知道,“塞利西亞”進階黃金是怎么做到的。

    可能她原本就是黃金階?又或是寶船“白銀”可以強制進階……也可能是狼教授的特殊工藝。

    比如說等安南進階黃金階,“吉蘭達伊奧”也一樣無法使用要素之力。

    這種身份的更換是非常徹底的。能通用的只有“知識”和“技能”而已。

    甚至安南走路、說話的習慣都會被更換。“吉蘭達伊奧”臉上那無時無刻掛著的開朗笑容便是證明。

    “我能確定的是,‘塞利西亞’應該是真有其人。”

    奈菲爾塔利緩緩說道:“因為如果梭羅尼克本體進階黃金階的話,這是與塞利西亞無關的。所以這必然是‘塞利西亞’進階到了黃金……而想要讓替身能夠進階,就必須以活人制成替身。”

    這種替身系的咒縛大致如此。

    都是將身體替換為另一個“已存在”的、被偶像學派的巫師咒縛化的身體。這種將某個軀殼活性化、咒縛化的手段,也是偶像學派的法術。

    除了像是吉蘭達伊奧、塞利西亞這樣“人類”,和巧克力那樣的貓之外。

    用純粹的石頭堆砌起來的魔偶、或是稻草人與鐵皮人這種完全沒有生命的形態,也都是可以的。

    “替身系的咒縛,本質是一種相似律法術。”

    奈菲爾塔利解釋道:“比如用泥、灰、布制成人的形象、用裝飾使他與某人‘相像’,再用儀式刀將其傷害,那么他們的敵人也可以承受相同的創痛。

    “再或是用蠟、寶石或是黑曜石來制成恐怖的形象。將其藏在對方的臥室中,就可以讓對方在夢中被這種恐怖形象所殺也可以用它來入侵其他人的噩夢,為噩夢人工的增加難度。

    “這些都是梅爾文家族所擅長的相似律法術。”

    與其相似的東西,便具有某種聯系。

    那么如果單獨加深這種聯系,那么也可以讓“不那么相似的”某物,也成為與某人緊密聯系的“替身”。進而就可以取代、更換這個人的存在。

    “替身法術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二世代以前。單獨使用時,能夠將某人變成青蛙、蛇或是蘋果,這通常作為一種難度極高的攻擊系法術來使用,目的是防止對方復活。在復活能力相當普及的第二世代,這是一種常規的對策法術。”

    奈菲爾塔利緩緩說道:“而替身咒縛化也即是‘有利變身’的最古老應用,可以追溯到第三世代。

    “當時精靈們有一種神奇的能源,讓他們的文明格外繁榮。巨龍希望自己也能變成精靈來享受,于是開發出了這個法術……事先制造某個復雜的替身,將其固定為可以瞬間觸發的咒縛。這樣就可以大幅降低每一次變身時的施法難度。

    “后來法術流傳了出去,也有一些雅瑟蘭人想要用這個法術來變成奧瑟人。因此出現了精靈和馬人被襲擊的事件發生……在之后這個法術甚至傳到了奧瑟人內部。一些精靈也希望能夠變成地位更高的精靈,替換對方的人生于是后來,這個法術就被立法禁止了。

    “等到精靈滅絕后很久,在巫師戰爭時期,梅爾文家族才通過精靈族的遺跡,重新復原了這個法術。雖然他們沒有嚴格保密,但是想要使用這個法術,必須在‘相似律’一道上進行極深的鉆研……同樣精通相似律的新神‘鏡中人’已經升華,那么除了梅爾文家族之外,就沒有人可以使用這種法術了。”

    “……原來如此。”

    安南恍然大悟。

    那個“精靈皮手套”,原來不是某只精靈想要通過這種手段復活……而是某個雅瑟蘭人、或是某個精靈,想要用這個咒物來更換自己的身份!

    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制造這個咒物的人沒來得及使用。

    于是它才流傳了下來。

    至于能夠雙重施法的功能,似乎只算是它的副作用……

    也怪不得精靈族的遺跡,能夠讓巧克力與德芙交換身體。因為這原本就是精靈時代流行的法術!

    ……可根據安南對精靈遺跡的了解。

    想要從精靈遺跡中得到知識,就必須得擁有一定純度的精靈血脈或是精靈直系職業。

    這么說來。

    梅爾文家族,似乎與精靈的關系不淺啊。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