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從1983開始 睡覺會變白

第七百九十六章 小人物1

    北電,傍晚。

    師生已經放暑假了,以往這個時候校園里空蕩清凈,今天卻聚集了好多人。

    《無名之輩》北電特別試映場,一會就要開始了。

    邀請了一些老師、專家、記者,學生自愿參加,都是本地人。隔幾天在中戲還有一場,然后在上戲辦一場,在渝城、蓉城、貴陽也有,全是試映。

    北電不僅有本科班,還有高職班、專升本、成人教育,以及進修班。進修班學費貴,拿錢就能念,食宿自理。

    楊·天然版baby·雪就是99級進修班的學生,一年制,已結業。她家在京城,高考沒考上大學,家里給了三個選擇:文秘、復讀、進修班。

    她選了第三個。

    運氣比很多本科生都好,已經拍了《說好不分手》《你會愛上陌生人么》兩部電影,雖然是小配角。

    楊樰今天專門來看電影的,熟門熟路的進到學校劇場,在后排找個位置坐下。

    往前面看了看,有幾張熟面孔,比如謝元、黃磊、王勁松(猴皮筋兒打玻璃那個),正以老師的身份幫忙接待。

    畢竟是張國師、許總的電影,在北電人脈匪淺。

    而休息室內,許老師正跟幾個來捧場的朋友閑聊,其中就有張國利。

    他今年鼓搗出了《鐵齒銅牙紀曉嵐》,火爆熒屏,正式奠定電視劇大佬的地位,可謂意氣風發:“張墨高考成績出來嘍,北電、中戲都沒問題。”

    “那他去哪個?”葛尤問。

    “我想讓他念中戲。”

    張國利壓低聲音,道:“教導演技這方面,我覺得還是中戲比較好。而且校風嚴格,收一收他的性子。

    你也曉得,打小我就沒時間教育,搞成一副乖戾樣子。別給我惹出什么事來,我就謝天謝地了。”

    呵呵!

    許總的八卦小火苗又燃燒了,你兒子以后會打人嗑藥,直接退圈的。

    打人這事簡單說一下:03年,張墨在中戲樓下暴打女朋友童小姐,原因是童小姐為了能出去拍戲,跟學校的黃主任有不正當交易。

    鬧的沸沸揚揚,張國利出來道歉,私下跟童小姐和解。

    而黃主任被調查,一屁股爛事,被拘留了一段時間,又莫名其妙放了,內情不得而知。

    “哎呀!哎呀!”

    忽然間,一個很夸張的聲音傳進來。

    謝元不知從哪兒弄了把扇子,還不是折扇,是蒲扇,嘩啦嘩啦扇:“許老板在哪里啊?許老板在哪里?”

    他一抬頭,道:“哎呀,我是個教員啊,你偏讓我迎來送往,羞煞人了,羞煞人了!”

    “外面人多吧?”葛尤問。

    “門庭若市,座無虛席,蓬蓽生輝,摩肩擦踵。”

    “那叫接踵!別拽了,喝口水。”梁添遞過一瓶水。

    謝元咕嘟咕嘟干了半瓶,繼續扇。

    他和葛尤、梁添關系極好,90年代號稱喜劇三劍客,成立了一家好來西電影公司,現在還有。

    他有著獨特的腔調和幽默感,喜歡給人編排段子,坐下沒五分鐘,氣氛火熱。

    “葛尤拍胡同在京城火,海南沒播啊,我們仨住一屋,一人兩千。屠洪剛一場兩萬,自己住一屋,還是套間。

    仨人一屋沒早餐,第二天葛尤就在那喊:我們,我們也要有早飯!

    就在這時,屠洪剛從樓道那一端走了過來,穿個什么衣服,后面開叉,看我們仨瘦的,頭上沒幾根毛……”

    他不僅編排,還模仿,模仿的還賊像。

    眾人樂的肚子疼,葛尤、梁添無地自容,好在黃磊進來:“謝老師,差不多了。”

    謝元這才停下,招招手:“走,走!”

    大家呼啦啦進到劇場,掌聲一片。

    張國師在臺上講話:“我78年進的北電,那會電影界剛剛復蘇。我們是能先睹為快的一批人,很多導演拍完片,都要拿到北電試映。

    年輕氣盛么,經常給他們批的一文不值,我記得有一位導演當場哭了,現在想想挺對不起人家。

    今天呢,我拿自己的新片來這里試映。希望你們喜歡,也希望你們直言不諱,反正我是不能哭的……”

    說了幾句,現場慢慢安靜。

    燈光暗淡,銀幕亮起,銀幕中也是一片黑暗,黑暗中又傳出幾句對話。

    “姓名?”

    “真真?”

    “大名?”

    “肇紅霞。”

    “來橋城多長時間了?”

    “五年。”

    “做啥子工作?”

    “在夢巴黎做按摩師。”

    幾句話一出來,底下一怔,方言啊?好像西南那邊的口音,配合字幕聽沒壓力,只是不少人皺眉,老謀子又搞什么創新?

    老老實實拍鄉土片不好嘛?!

    霞妹兒的演員是大桃紅,兩個原因:她是渝城人,她胸大。

    抹上風塵妝,紅嘴唇,騷媚的不得了,口音更地道。

    開篇的對話,似乎在講一個涉槍案件,但沒有展開,而是畫面一轉,轟!

    這是個特效鏡頭,航拍效果的渝城一角,朝天門仿佛一艘船停在江中,江水從兩邊繞過,岸上是密密麻麻、高矮不平的建筑。

    跟著,鏡頭迅速拉近,穿過這座極具3D感的城市,停在一家銀行門口。

    同樣的故事讓不同的導演拍,絕對不一樣。張國師的畫面掌控力一流,許非又建議他運用特效,于是出現了這個鏡頭。

    “好,真好!”

    “很多年沒出現這種新鮮感了。”

    “確實不錯。”

    這時期的電影都有一個毛病,陳舊,總覺得沒有現代感。或者說,國內導演沒幾個會拍城市的。

    銀行門口,保安走來走去。

    門外,兩個戴頭盔騎著摩托車的古怪家伙。

    “你好,歡迎光臨!”

    “打劫。”

    “您說什么?”

    “打劫!”

    刷的掏出一桿槍,啪的開火!

    “蹲起蹲起!”

    “不要動不要動!”

    節奏忽然快速起來,幾秒鐘搶劫完畢,騎上摩托車準備跑路。

    “走走走走!”

    “走啊!走啊!”

    “你捏著離合走個啥子?”

    “啥子?”

    “松離合!”

    開車的人非常聽話,腳猛踩油門,手一松,車頭翹起,屁股一股白煙,嗖!

    兩個憨批摔倒在地,摩托車上樹了。

    “你松你媽賣麻花啊!”

    “哈哈哈!”

    很輕松的,方言無障礙融入電影里。全場大笑,緊張的氣氛煙消云散,憨批的形象瞬間立起。

    影評人又皺眉,看著跟《有話好好說》一個路子啊,又是所謂的城市喜劇片?

    老謀子沒點突破。

    (還有……)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