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玄渾道章 誤道者

第一百五十一章 伐敵制機先

    青色面具人聽了年輕男子指示,便走向了那個人形凹槽之中,他把背脊緊緊貼靠在冰涼的石壁上,手臂也是向外打開,同樣擺在了手臂狀的凹槽內。

    過有片刻,就有一縷縷厚重粘稠的金青色液體從方石的上方流淌下來,并落到他的身上和腳下。

    這些液體逐漸將凹槽填滿,并將他整個人都是裹住,隨即很快凝固,只是幾個呼吸之間,那里似就形成了一塊平整的金青色的人形石塊。

    年輕男子在那里靜靜看著。

    在這個神裔完成之后,那其就可令其用自身的血脈去污染同族,若是運氣好,一部分人會蛻變成與之一般的神裔。

    而哪怕是不曾獲得成功之人,其身心意識也會完全偏向于伊帕爾。

    伊帕爾神族的個體雖然擁有極強大的力量,但是數目并不多,之所以能成功統御整個神穹,主要依靠的其實就是這等能力。

    通過這種手段,他很快就能組建起來一支聽命于他的神裔軍隊。

    他知道這個人身上還有一半天夏人,但他不確定這方法是否對天夏人有用,可即便只有安人能為他所用,那也是足夠有用了。

    等待了沒有多久,青金色的石塊出現了一絲絲皺裂,并有碎礫掉落下來,落地后變成了一堆粉末。

    隨著剝裂加劇,大塊大塊的石塊掉落下來,那個青色面具人身軀重新顯露出來,他抹開身軀之上的石粉,走出了凹槽。

    他伸手將面上已然破損的青色面具拿下,露出一張年輕英俊的臉龐,還有微帶金黃的瞳孔。

    而可以看到,他此刻的身形比原先增長了三分之一,可即便是這樣,個頭也僅是堪堪越過年輕男子的腰線。

    他來至年輕男子面前,帶著一臉狂熱跪了下來。

    年輕男子滿意道:“伊帕爾的神裔,你所獲取到的力量讓我吃驚,很少有神裔第一次服下神血后就擁有這樣的力量,不過這很好,如果你能做好我下來交代給的事,我會賜予第二次、第三次儀式。”

    神血當然不是飲下一次就無用了,可以通過多次的飲用來獲得更深一層增長力量的機會。

    英俊年輕人用崇敬的話語道:“是的,伊爾,伊帕爾的信奉者將奉上自己的忠誠。”

    年輕男子用金矛指下來,道:“你已經是伊帕爾的神裔了,不應該再自稱信奉者,我賜予你尼亞奧之名,意即伊帕爾之手。”

    他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英俊男子的身上驟然多了一層光芒,神異力量也不自覺的被激發了出來,同一時刻,他腦海也多出了許多原本不知道的東西,不禁吃驚起來。

    年輕男子傲然道:“用不著吃驚,我的神裔,伊帕爾神族自豪的不是力量,而是知識,知識隱藏在每一個伊帕爾神族的血液之中,并可以分享給你們。

    不過我要告誡你,知識只是知識,并不等于智慧,如何將知識進行合理的運用,是你們以后需要學習的。”

    尼亞奧低下頭,用一種晦澀的語聲回應道:“伊爾之言即神諭。”

    年輕男子滿意點頭,他帶著尼亞奧離開了這里,重新來到了神丘平臺之上,而后金矛向外一個揮舞,隨著裂隙的出現,上方便浮現出了一艘通體黑玉色的長舟,舟身之上閃爍著細碎的熒光。

    他道:“這是地之舟,伊帕爾的尼亞奧,我將這一艘地之舟賜予你,我要你去往安山,去那里召集你的族人,去讓他們飲下你的血,讓他們重新歸回伊帕爾的懷抱。”

    尼亞奧恭敬道:“是,伊爾的意志。”

    與此同時,東庭府洲這處,張御分身在吳玄尊等人離去之后,就從啟山出來,來到了玄府星臺之上,才一到這里,便感覺整個玄府有一個單獨的大陣護持。

    他將吳玄尊所說的三百多個陣法逐一感受下來,也是微微點頭,這些陣禁比他此前所布的陣勢范圍更為廣大,其以安山及新洲治安州為中心,將沿著安山一線的大部分地陸及海域都是囊括了進來。

    若是所有陣勢一齊發動,還有他正身前來主持的話,那么哪怕三五個同境界修道人來攻,都別想攻破開來。

    便是只有分身主持,也能抵擋一至兩名同輩的侵害,由此足以護持府洲的安穩了。

    他看罷之后,又取出大陣牌符,起心光渡去,整面牌符先是微微放光,旋即就化為一道氣光,被他收入了身軀之內。

    自此刻起,只要他身處在東庭地陸的范圍之內,那么心意一動,就能駕馭整個府洲大陣了。

    處置好這些事,他便一抬首,將意識傳遞去了上層正身處。

    守正宮中,張御立時便得了分身意識傳報,他思索了片刻,便擬了一封呈書,喚來明周道人,令其拿去遞至廷上。

    書中言明他在東庭發現有大敵存在,需要提前解決,但是東庭地陸廣闊,未免敵人躲避不出,需要玄廷遮掩天機,不令對方察知。

    他不知道此事是會交托到誰人那里,極可能是鐘、崇兩位廷執手中,不過這兩人雖在玄廷之上對玄法和訓天道章屢有異議,可對于玄廷交代下來的事情,卻是一絲的不茍完成的,所以他并不怕二人做什么小動作。

    只是兩日之后,明周道人便即轉回,道:“守正,天機已蔽,只是如今還在對抗上宸天和幽城的天機遮掩,所以守正只有一日之機。”

    張御點了下頭,不說一天,哪怕半天對他來說也是足夠了,謝過明周之后,他心意一召,霎時有兩道寶光自外飛來,落入了他的袖中,隨后心意一轉,正身便已是從上層穿渡而下,來到了上回所尋到的遠古神明的沉睡之地。

    現在東庭府洲有禁陣護持,他已是無有后顧之憂,而既然感到這個遠古神明與此次侵迫有關系,那他自然不會等著對方攻上門來,而是打算先發制人。

    為了確保對方仍在此間,他眸光微微閃爍,運起目印一望,很是輕易地就望見了那個巨大的身影。

    因為天機遮蔽之故,巨人對于危機到來沒有半分感應,仍在沉睡之中。

    張御則一抖袖,一道滾圓光芒便落至一旁,卻是直接將“空勿劫珠”給祭了出來。

    這枚寶珠缺點就在于需要事先蓄勢許久,才能發揮出最大威力來,現在對方在沉睡之中,無有絲毫察覺,那等若就是一個靶子,正好祭用此物。

    不過空勿劫珠擊落之時直來直往,還沒有什么變化,所以半途當中若被避開也是有可能的,這里就需要他出手阻攔了。

    為了確保這一擊成功,他自是不會留手,先是將心光渡入劫珠之中,運勢許久之后,便起意一發,而與此同時,他也是將重天玄異一運,伸手向下一拿,施展了一個擒光神通。

    隨著劫珠投去,這一剎那,像是一輪熾陽墜去人間,急速往大地落下。

    那個巨人被驟然到來的危險刺激的從夢中驚醒了過來,他的身軀也是于一瞬間出現了諸多疊影,然則這疊影一出現,就被一股力量所束縛,霎時又重新合聚為一,下來更是變得絲毫動彈不得。

    而在此時,那一輪熾陽已然落下,將界隙的界璧像一層薄薄的輕紙一般輕易撕開,帶著無盡威勢撞擊在了他的身軀之上!

    地平之上先是一道刺目光芒一閃,而后轟的一聲爆響,隆隆煙塵氣浪將大地掀開,波浪般往遠滾動,再是翻騰向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沖天塵柱。

    同一時刻,神丘之內。

    年輕男子正站在一個圓形的深池邊緣,上方環繞著是一面面伊帕爾神族的畫像,而坑池之中則堆滿了芬芳的泛著光的泥壤,上面插著一根金白色樹枝。

    這是伊摩安神樹的斷枝,他試圖重新借此種下新的神樹,但是在這當中,需要用足夠的神性力量和血肉去澆灌,這就需要他去征服強大的敵人,并強迫他們奉獻上這些,以往他們也是這么做的。

    神樹是伊帕爾神性、意識、力量及高等知識的寄托所在。依托于神樹,整個伊帕爾神族才能由一個個分散的、獨立的強大個體連接為一個無可撼動的整體。

    可即便是這樣的神樹,也是在大寂滅中破滅了,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因為隨著神樹的倒塌,他也是失去了一部分記憶。

    伊帕爾的傳統認為,厚重的經驗和知識固然有益于族群,可同樣也是禁錮和負累。

    所以每過一段時日,他們會把一部分記憶和知識寄入神樹之中,使得自己如新生一般重新開始,這樣就能保持族群旺盛的生命力和進取心,同時在危機時刻,也還有過去的經驗可以追循借鑒。

    所以神樹不僅是伊帕爾的精神象征和圖騰,更是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要想重現族群的偉力,他必須試著將之恢復。

    此刻他用金矛劃開自己的胸膛,任由金色的血液流淌下來,進入池中,試圖將那一截斷枝喚醒。

    可就在這時,他忽然臉色一變,望上看去,那里的族人畫像,不知何時,又增加了一幅。

    ……

    ……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