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昨夜大雨

第1829章:抱著貓的女孩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正文卷第1829章:抱著貓的女孩生活總是有苦有甜。

    畢業、找工作、養家、租房、吃飯、出行,消磨僅有的一點工資,隨后又經歷失業,跑外賣,風里來雨里去,住最便宜的出租房,吃最便宜的快餐。

    現在住在寵物店,不必風吹日曬,不必聞著霉味睡去,還有一群可愛的小家伙陪伴。

    可以坐下來看看書充實一下自己,這對江浩來說已經是很舒服的事情了。

    閑來無事拿出手機,打開抖音看看,上傳的那首歌‘遠行’,紅心已經有幾十萬,留言也有上萬,瀏覽量超過五百萬次,他的粉絲又漲了,超過了8萬。

    下面的評論區,很多留言都是小哥哥側臉絕世容顏。

    小哥哥多發幾首歌啊,總共只有兩首。

    有才華有顏值,就是更新量太少了,如果能加大更新量,絕對能成為新一代網紅。

    甚至還有不少私聊信,說是某某團隊某某公司的,可以包裝打造他,把他打造成新一代網紅。

    說實話,江浩對做網紅沒太大興趣,他發歌曲,出發點只是為記錄一下心情。

    江浩每個月有兩天假期,這天他請了假,準備去看看王寶華。

    提著東西來到王寶華家,開門的是王寶華的母親,看到江浩熱情招呼,“小浩來了,快屋里坐。”

    聽到江浩來了,王寶華拄著拐杖從里屋出來。

    和老婆離婚,他又出了車禍,父母就從郊縣搬到了濱海市里,經過四個多月修養,王寶華已經能下床溜達,醫生也建議他多動動,有助于恢復。

    “媽,我們下去溜達溜達。”

    “行,你們去吧,我去菜市場買點菜,小浩中午就在這吃。”老太太笑著道。

    “行大媽。”江浩一口答應。

    下樓是江浩要攙扶王寶華,王寶華擺擺手,“不用,我都走習慣了。”

    兩人下樓,在小區內溜達起來。

    王寶華還算幸運的,出車禍后差點截肢,不過現在恢復的很不錯,醫生說以現在的情況看,以后正常生活走路問題不大,就是不能大體力運動,比如跑步什么的。

    出租車是他們自己家的,有保險,出租車貴的是手續和牌照,保險公司賠了錢,他們家又借了點錢,重新買了一輛,現在由王寶華的爸爸開著跑出租。

    原本老人就是跑出租的,跑了半輩子,后來兒子沒有好工作,就繼承了這份事業,老人順理成章的退下去,回家養老。

    現在兒子離婚,出車禍撞傷腿,借了十幾萬外債,還要每月交房貸,王寶華還要繼續養傷。

    沒辦法,六十多歲的人,已經白發蒼蒼,卻只能重新上陣,又跑起了出租。

    和王寶華在樓下溜達,江浩道:“怎么沒見大寶啊?”

    大寶就是王寶華的兒子。

    王寶華沉默了一會兒。

    “他媽媽接走了。”

    江浩看看王寶華,王寶華的神色有些暗然,“大寶她媽和那個開路虎的散了,其實本來就不算什么,人家就是玩玩,沒過幾個月就又找了別的女人。”

    “現在她沒地方去,回她爸媽那里住,她家條件很一般,住在郊縣村里,她爸媽和她弟弟住在一起,她弟弟也結婚了,之前她就和她弟妹處的關系不咋樣,估計現在過得也不會很好。”

    “前幾天忽然來接大寶,這是我離婚后第一次見她,也是她第一次來接孩子,在我屋里坐了一會兒,還關心問了問我的病情。”

    “她比以前憔悴多了,也少了之前的傲氣勁,呵呵,浩子,哥哥不傻,我能猜到她的想法,畢竟我們好幾年的夫妻,她的性格我了解。”

    “昨天,我接到一個親戚電話,把她的情況和我說了,說她現在后悔了,想要回來,我那個親戚勸我,說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如兩人復婚吧,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說道這里,王寶華停頓了一下,咬了咬牙。

    “你知道我以前有多愛她,多慣著她嗎,她就是我心里的寶,可現在,我他媽心里一點感覺都沒有,別說愛了,甚至連恨都他媽沒有了。”

    “我這次出車禍,誰也沒告訴,其實就是因為離婚心里難過,才精神恍惚撞到護欄上的,要不然我一個幾年駕齡的出租車司機,怎么可能自己撞橋墩子上。”

    “這場車禍,讓我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經歷生死悲歡,之前想她的心,一下子全散了。”

    “可是看看孩子,大寶才兩歲多,沒有孩子不想媽媽,浩子,你說我還要接受那個女人嗎?”

    江浩沒有回答,因為他也不知道。

    沒經歷別人的苦,根本沒有資格幫別人做決定。

    中午在王寶華家吃的飯,吃過飯后又和王寶華聊了一會兒,江浩返回寵物店。

    小琴和小英見江浩這么早就回來,兩人湊過來,“浩哥,你今天放假,怎么出去這么一會兒就回來了?”

    “其實放假我也沒地方可去,今天就是去看了一個同學,他前幾個月出了車禍。”江浩道。

    現在沒有客人,三天坐下聊天,聊著聊著就又說起王寶華,江浩沒說名字,只是說同學,剛離了婚就又出車禍,借了十幾萬的債,老爺子六十多又跑起出租,日子過得挺難的。

    這時小琴道:“要說苦,我有一個表舅爺,那一家才叫真的苦呢。”

    “我那個表舅爺是我姥姥的表弟,我媽的表舅,我那個表舅爺,小的時候家里有兄弟姐妹三個,有一天他媽帶著兩個孩子去種地,后來三人都淹死在小河里。”

    “表舅爺他爸爸就帶著表舅爺過,到了13、4歲,他爸爸也死了,就獨自一個人生活,親戚六間幫襯著,種地挖沙,最后也算能養活自己。”

    “我姥姥說,表舅爺因為從小生活艱辛,所以干活比別人都賣力氣,受了委屈也不去爭辯,我那個表舅爺人長得還可以,有人幫著給說了一個媳婦。”

    “我那個表舅奶人不錯,也沒要彩禮也不嫌棄他家里窮,兩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頓飯,可能都不如現在咱們隨便下館子一頓飯,表舅奶就嫁過來過日子了。”

    “后來表舅爺生了一個兒子,表舅爺能吃苦,表舅媽能持家,日子過得還可以,我那個表舅也娶妻生子,可惜沒過幾年,我那個表舅騎摩托車,摔死了,留下媳婦和一個四五歲的孫子。”

    “農村人嘛,男人是家里的頂梁柱,頂梁柱塌了,女人在村里很難出頭,各種受委屈,各種被人看不起,表舅媽委屈就拿家里人撒氣,經常和表舅奶吵架。”

    “兒子死了,媳婦這樣,表舅奶一時想不開,喝了百草枯,那東西救不過來,人就沒了。”

    “表舅爺看表舅媽一個人可憐,就張羅著讓她改了嫁,表舅媽沒要孩子,最后就剩下表舅爺和他孫子相依為命,后來我姥姥死的時候,那個表舅還來祭拜過,六十多歲不到七十的人,老態龍鐘,臉上寫滿了滄桑。”

    “這些事情是老人走后,我媽閑聊告訴我的。”

    江浩看過一本叫“活著”,心說小琴的那位表舅爺,和福貴的經歷有的一拼,被生活狠狠摧殘了整整一生啊。

    其實想想我們,父母健在,家人安康,一點小小的挫折,就以為天道對自己何其不公。

    人,要心存感念之心。

    不是感念別人,而是感念生活。

    正說著,老板王斌來了,看看店里幾個員工說道:“又一個月了,這個月的生意還不錯,今天發工資。”

    發工資絕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王斌在電腦上調出賬目算賬,工資加提成,江浩拿到了七千六百多。

    比跑外賣一點不少,江浩準備給家里打去一半自己留一半。

    “江浩,跟我出去一趟,去養殖場進點貓狗。”發完錢后王斌說道。

    “好的老板。”

    兩人開車來到郊區,這里有一家貓狗養殖場,這家養殖場的規模不小,江浩看了看,幾乎各個品種的種貓種狗都有,當然,王斌賣貓狗只挑選最暢銷的,所以店里只有二十多個品種。

    整個采購過程,江浩都站在身后,他看到,進貨這些貓狗的價格,遠低于銷售價。

    比如賣的最火的英短金漸層,銀漸層,布偶貓,品相極佳的那種,店里往往賣到三五千,可進價也就一千多,好幾倍的利潤。

    其實其他貓狗也差不多,進價和賣價往往都差幾倍,所以說寵物店也屬于那種三天不開張,開張吃三天那種行業。

    之前王斌說,寵物店累死累活一年只賺十來萬,江浩肯定他沒說實話,根據這一個多月的觀察,王斌這家店,一年利潤絕對在20萬以上。

    帶著新進的貓狗回到寵物店,清洗打針,王斌是獸醫專業畢業,有寵物醫師資格,做這些很熟手,江浩就在旁邊幫忙。

    弄好之后已經是晚上七八點鐘,王斌和江浩交代了一聲離開,江浩又給所有貓狗加了一些寵物糧和水,回到自己小屋繼續看書。

    一個多月時間,他早已經把王斌留下的書看了個遍,就算那些比較高深的醫書都看過了,不過他沒寵物醫師資格證,沒資格行醫。

    “梆梆梆~!”

    寵物店的門忽然被人砸響,江浩一愣,抬頭看看墻上的時鐘,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了,誰這么晚過來?

    “梆梆梆~!”

    卷簾門再次響起,聽得出來門外的人很著急。

    江浩趕緊拉開卷簾門,就看到一個穿著一聲白色羽絨服的女孩站在外賣,手里抱著一只布偶貓,一臉焦急。

    “怎么了?”江浩問道。

    “你是大夫嗎,我的貓病了,在吐血,你快點給看看。”女孩急乎乎的進來。

    江浩就發現女孩手里的貓,張著大嘴呼吸急促,從嘴角留下一竄哈喇子。

    最嚴重的是,哈喇子里有血色。

    不知道是中毒了還是其他病癥。

    “對不起姑娘,我只是寵物美容師,不是寵物醫生。”江浩道。

    女孩一聽都要哭了。

    “那怎么辦啊,我的咪咪要死了。”說著眼眶都紅了。

    “趕緊去其他寵物醫院看看,不能耽誤時間。”江浩道。

    “可是我不知道哪里還有寵物醫院啊,我搜到最近的就是你這里。”女孩帶著哭腔道。

    “我知道,在三元路那邊,就有一家大型的寵物醫院,他們肯定有值守的大夫。”江浩道。

    女孩抱著貓沖向外面,可是站在外面,半天也沒出租車經過,急的女孩直跺腳。

    江浩看看女孩焦急的樣子,想了想說道:“姑娘,那家寵物店距離這里不遠,要不我帶你去吧。”

    女孩轉身,“你怎么帶我去。”

    “我有電瓶車。”

    江浩從店里推出電瓶車,拉下卷簾門鎖好,女孩趕緊做到后座,江浩帶著女孩和貓,一路急行走了七八里路,終于來到那家寵物店,寵物店內確實有醫生。

    “怎么發現的,之前有什么表現?”寵物醫生問道。

    “之前好好的,睡覺前我逗她玩,拿一個鬼臉面具嚇唬她,她就忽然這樣了,嚇得我趕緊來看病。”

    經過檢查,發現這只貓的毛病應該是應激性呼吸道發炎出血,不算太嚴重,趕緊給貓吸氧,然后打針,時間不長貓的情況就穩定了下來。

    最后大夫讓把貓留下觀察一晚上,明天再來,女孩付了錢,和江浩一起出了寵物醫院。

    走到街上,透過路燈燈光女孩看到江浩,這才注意到江浩長得好帥,感謝道:“謝謝你送我過來,要不然咪咪就真的危險了。”

    “不客氣,要不要我送你回去,還是你自己打車?”江浩問道。

    “我就住在距離你們寵物店幾百米的小區,要不你送我吧。”女孩道。

    “沒問題,上車。”

    女孩上車,從后面抓著江浩的衣服,按照女孩的指點,很快來到小區門口,江浩看了看小區,是一個高檔小區,住在這里的人家里條件應該很不錯。

    “謝謝你了小哥哥,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女孩下車后看著江浩問道。

    “我叫江浩。”

    “我叫唐柔柔,呵呵,小哥哥拜拜了。”女孩說著跑進小區。

    江浩騎車回到寵物店,把車推進去。

    這輛電瓶車他沒有賣,留下給自己代步,白天就推到店外,不占地方,晚上關門推進來以免被偷。

    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江浩準備睡覺,對于今晚發生的事情,他沒有太過在意,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可沒想到兩天后,那個叫唐柔柔的女孩再次出現,抱著那只布偶貓,笑嘻嘻的站在江浩面前。

    “小哥哥你好,我們又見面了,咪咪,來,和哥哥打個招呼,那晚可是他救了你喲。”

    說著拿起貓爪子,沖著江浩搖了搖。

    一人一貓一起給江浩送上一個甜甜的微笑。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