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朱郎才盡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火爆腰花

    “故弄玄虛!還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也不怕掉到坑里摔你個滿頭包!”

    妖女若男看著朱平安的背影,咬牙切齒的啐了一口,恨恨的嗔了一句。

    她可不會承認朱平安身姿挺拔、昂首闊步、頭也不回的背影,確實以實際行動演繹了他說的“站得直,行的正,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這句話,因為如果承認了,豈不是證明自己確實要吃核桃補腦了嗎?!

    書呆子只不過是轉身就走了而已,哪有這么多含義啊,分明是他故弄玄虛!

    對,就是他故弄玄虛!就是為了諷刺自己腦袋不夠用,需要吃核桃補補。

    妖女若男看著朱平安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齒,真想飛一匕首,戳他屁股上。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包子小丫鬟畫兒默念了一遍,不明覺厲,姑爺這句話聽著簡單,可是哲理卻特別深,而且還有些霸氣呢,看姑爺的背影都覺得在閃閃發光呢。

    翌日清晨,天色未亮,朱平安早早的起床洗漱,洗漱完,畫兒已經將早飯準備好了。

    紅棗蓮子小米粥,小蔥拌豆腐,涼拌小菜,腌黃瓜,煎餃,煎蛋

    搭配的很好,色香味俱全,看上去甚是美味,畫兒近來的手藝確實有長進。

    “火爆腰花來了。”

    朱平安剛落座,就聽到妖女若男拖著尾音的上菜聲,一盤新鮮出鍋的火爆腰花端上了桌。

    火爆腰花?!

    haareyu弄啥嘞?!火爆腰花這么油膩,你不覺得跟早餐有些不搭吧?!朱平安看到妖女若男端上來的火爆腰花,不由扯了扯唇角。

    “咯咯老爺愣著干嘛,多吃點腰花啊。”妖女若男咯咯笑著,殷勤的伸出纖纖玉手給朱平安夾了一筷子火爆腰花,放在了朱平安面前的餐碟里。

    朱平安怔了一下,妖女大清早吃錯藥了吧?!怎么突然這么殷勤起來了?!

    “咯咯,老爺別光看我啊,快吃腰花啊。”妖女若男咯咯笑著眨了眨眼睛,“老爺昨晚不是說了嘛,以形補形,多吃點腰花,好好補補,待會老爺去細腰樓,才有力氣和細腰樓里的小妖精們大戰三百回合啊。”

    我去!女人,你可是真能記仇啊!這是報復自己昨天開玩笑讓她多吃核桃補腦吧,

    呃,看你那黑眼圈,你該不會是記仇了一晚上,導致你覺都沒睡吧?!

    朱平安無語看向妖女若男,妖女若男此刻笑的燦爛,頗有一種大仇得報的舒爽。

    “幼稚”朱平安扯了扯嘴角,點評了一句。

    “你才幼稚!”妖女若男咬牙。

    早膳吃到一半,妖女若男說了一聲“吃完了”就撂下筷子,回房間去了。

    朱平安詫異的抬頭看了眼扭屁股回屋的妖女若男,這貨看著身量苗條,其實是個飯桶級別的,每次吃飯飯量大的很,怎么今日吃的這么少?!

    難不成是她每個月的親戚來了?!導致她胃口不好,食欲不佳?!

    “老爺,咱們何時出發?”

    朱平安用完早膳,正要起身,冷不丁的聽到身后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我去!”

    朱平安嚇了一哆嗦,什么人?走路沒聲的嗎?!轉身就看到了女扮男裝的妖女若男。

    “我現在出發,你不出發。”朱平安掃了她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

    “為什么?!我男裝扮的不像嗎?!哪里有破綻,你給我指出來?!”

    妖女若男拽著朱平安的袖子,咬牙道。

    “舉個栗子”朱平安為了打消妖女若男同去的想法,以雞蛋里面挑骨頭的精神上下打量妖女若男,呃,這貨女扮男裝的技術又進步了不少,乍一看還真一下子挑不出破綻來,不知用什么化妝品,臉型也有了棱角,膚色也偏暗了很多,甚至嘴唇上還多了一抹如假亂真的小胡子。

    不過

    朱平安湊近妖女若男,用力嗅了一口,妖女若男嚇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用力瞪了朱平安一眼,匕首倏一下子出現在了她掌心里,“你這頭澀狼,又露出尾巴來了。”

    “你有被迫害妄想病吧?”朱平安掃了妖女若男一眼,淡淡的開口道。

    “混蛋!你對本姑奶奶無禮,竟然還說我有什么被迫害妄想癥?!”

    妖女若男寒氣四射,手里的匕首都快忍不住想要戳朱平安幾個透明窟窿了。

    “是你要求的。”朱平安無辜的攤開雙手。

    “混蛋,你敢做還不敢認了!你對本姑奶奶無禮,竟然還將責任推到作為受害者的我頭上,說是我要求的?!你這個顛倒黑白的狗官!”

    妖女若男聞言,渾身散發的寒氣幾乎快將朱平安冰凍了,手中的匕首更是對著朱平安垂涎三尺,輕微顫動、躍躍欲試,冰冷的聲音從她齒縫間溢出。

    “是你讓我指出破綻來的。”朱平安一臉無辜的舉起雙手,然后聳了聳肩,“味道是你身上最大的破綻,你身上帶著女生特有的香味,湊近一嗅就能嗅的出來。另外,你臉型還是偏女性化,眉毛過于秀氣了,一眼就能看出后天修理過的痕跡,還有你的手掌過于纖細干凈了,嗯,你的脖頸沒有喉結,另外,我不是調戲你哈,只是單純的指出破綻來,你不覺得你的屁股有些太翹了嗎如此破綻太多了,軍營里都是血氣方剛的兒郎,有句俗話怎么說,當兵三年,母豬賽貂蟬你這樣跟去,不啻于火星落在火藥上”

    正推的不容易,不過知道答案后反推卻是不難,朱平安清楚妖女若男是女扮男裝,再挑破綻就相對容易些了,短短一時間就找到了好幾處。

    “狗鼻子混蛋,你往哪看呢!”

    妖女若男越來月面紅耳赤,尤其是聽到朱平安說她屁股太翹的時候,更是臉紅的快滴血了,最后咬牙切齒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嗔罵了一句敗退回房間了,也不提跟朱平安去振武營的事了。

    “我走了。”朱平安無辜的聳了聳肩,與目瞪口呆的畫兒說了一聲,便出門了。
扑克圈app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