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

第4764章 雨幕中的她!

    很顯然,拉斐爾被利用了。

    有人利用了她想要給維拉報仇的心理,也利用了她埋藏心底二十多年的仇恨。

    沒有人想要被當成工具,但是,拉斐爾必然是最合適被利用的那一個。

    有仇恨,有實力,還不是特別有心機。

    但是,讓這個幕后之人沒想到的是,拉斐爾竟然在最后關頭選擇了放棄。

    她放棄了擊殺塞巴斯蒂安科,也選擇放下了自己在心頭盤桓二十年的仇恨。

    這是放過了仇人,也放過了自己。

    斯人已逝,是非成敗轉頭空,拉斐爾從那個轉身之后,可能就開始面對下半場的人生,走上一條自己以前從來沒走過的、嶄新的生命之路。

    但是,這個站在幕后的黑衣人,可能很快就要把拉斐爾的這條路給截斷了。

    “拉斐爾……”塞巴斯蒂安科的眼睛里面滿是憤怒,整個亞特蘭蒂斯被算計到了這種程度,讓他的心中涌出了濃濃的屈辱感。

    “看來,你雖然快死了,可是判斷力還在。”淡淡地笑了笑,這個黑衣人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濃濃的嘲諷:“可惜,晚了。”

    “你到底是誰?”塞巴斯蒂安科艱難地說道:“你可以殺了我,但是……你必須放過拉斐爾……她是個可憐的女人!”

    他本來完全沒有必要替拉斐爾求情。

    其實,塞巴斯蒂安科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證明彼此間的仇恨其實已經放下了。

    當然,這種埋藏了二十多年的仇想要完全消弭掉還不太可能,可是,在這個幕后黑手面前,塞巴斯蒂安科還是本能的把拉斐爾當成了亞特蘭蒂斯的自己人。

    在他看來,拉斐爾可恨,也可憐。

    在仇恨中生活了那么久,卻還是要和一生的寂寥為伴。

    在生死的前因促成之下,這是很不可思議的轉變。

    若是放在幾個小時之前,那個時候的執法隊長還恨不得把拉斐爾挫骨揚灰呢!

    說這話的時候,塞巴斯蒂安科還抓住了這個黑衣人的腳踝,妄圖把他踩在自己胸口上的腳給掰開,然而,以塞巴斯蒂安科現在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做得到這一點!

    鮮血在不斷地從他的口中涌出,然后再被大雨沖刷掉,稀釋在地面上的積水里。

    在雷電和狂風暴雨之中,這樣拼死掙扎的塞巴斯蒂安科,更顯凄涼。

    “我很喜歡看你苦苦掙扎的樣子。”這個黑衣人說道:“偉大光輝的執法隊長,你也能有今天。”

    他踏在塞巴斯蒂安科胸口上的腳紋絲不動,力量還在持續不斷地增加著。

    “你到底是誰!”塞巴斯蒂安科問道。

    他只感覺到胸口上所傳來的壓力越來越大,讓他控制不住地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很簡單,我是那個要拿到亞特蘭蒂斯的人。”這個男人說道:“而你們,都是我的絆腳石。”

    “是嗎?”這時候,一道聲音忽然穿破雨幕,傳了過來。

    這聲音猶如利箭,直接刺破風雷,帶著一股銳利到極點的意味!

    甚至,光是聽這聲音,就能夠讓人感覺到一股無匹的劍意!

    這是……拉斐爾的聲音!

    這黑衣人的身體狠狠一震!身上的雨水瞬間化作水霧騰了起來!

    而這時候,重重雨幕后面,一道槍聲忽然響起!

    一顆高速旋轉著的子彈,攜帶著一往無前的殺意,刺破雨幕與風雷,殺向了這個黑衣人的腦袋!

    他猛然后撤了一步,躲開了這子彈!

    而子彈在飛過這個黑衣人頭顱之時所激起的水花,還是濺射到了他的臉上!

    水花的濺射激起了一股刺痛之意,就像是無數細小的針刺在皮膚上,讓這個男人感受到到了無窮的危險!

    剛剛,倘若他的反應再晚半秒鐘,這一發幾串雨幕的子彈,就能把他的腦袋打開花!

    其實,拉斐爾如果不說那句話的話,這狙擊手命中的概率就更大一些了。

    而下一秒,塞巴斯蒂安科已經抓住了那掉落在地上的金色長劍,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朝著某個方向擲了過去!

    那就是拉斐爾出聲的方向!一道金色的身影,已經緩緩在夜色與雷雨之中浮現!

    塞巴斯蒂安科此舉,當然不是在刺殺拉斐爾,而是在給她送劍!

    這是兩個人這輩子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聯手!

    一只手伸出了雨幕,抓住了那把破空而來的長劍,隨后,熾烈的金色長芒已經在這雷雨之夜綻放開來!

    唰!

    金光橫掃而過,一片雨幕被生生地斬斷了!

    與此同時,被斬斷的還有那黑衣人的半邊黑袍!

    那一大片布帛被撕裂,還沒來得及隨風飄飛,就被鋪天蓋地的雨點給砸落地面了!

    這個黑衣人大袖一展,身形隨之飄退了好幾米!

    剛剛拉斐爾的那一劍,差點把他給斬成兩截!

    天知道這個女人為了揮出這一劍,到底蓄了多久的勢!這絕對是巔峰實力的發揮!

    這黑衣人有點難以置信,畢竟,從他亮相之后,已經有兩次差點碰到死亡地獄的大門了!

    “你們可真是混蛋……”他低低地說了一句,怒火開始在胸腔之中燃燒了起來。

    而拉斐爾在劈出了那一道金色劍芒之后,并沒有立刻追擊,而是來到了塞巴斯蒂安科的身邊!

    “你剛剛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拉斐爾伸出一只手,直接把塞巴斯蒂安科從地上拉起來,隨后腳尖一勾,把執法權杖從雨水中勾到了塞巴的懷里。

    “撐著,當拐杖用。”

    塞巴斯蒂安科雙手抱著執法權杖,晃了一下才勉強站住。

    拉斐爾扶了一下塞巴斯蒂安科,隨后便松開了手。

    “你我都中計了。”塞巴斯蒂安科氣喘吁吁地說道。

    剛剛那一下擲劍,幾乎把他全身的體力都給耗盡了。

    “我知道。”拉斐爾的聲音淡淡:“不然,你之前就已經死了。”

    嘴上這樣說,其實,誰都明白,拉斐爾之前之所以沒殺塞巴斯蒂安科,并不是因為被別人算計。

    畢竟,一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可能是被利用了。

    但是,在仇恨的驅使之下,即便是被利用,她也心甘情愿的往這圈套里鉆……二十

    多年的心結,不是說解開就能解開的。

    “拉斐爾,你怎么還能打?”

    這個黑衣人看著拉斐爾的狀態,顯得明顯有些意外:“這不應該!”

    “不應該?因為你給的藥沒發揮作用嗎?”拉斐爾冷冷說道:“我一心復仇,但并不代表,我是個什么都判斷不出來的傻子。”

    “你沒喝下那瓶藥水?不,你肯定喝了!”這黑衣人還滿是難以置信的說道:“否則的話,你的傷勢斷然不可能恢復到這樣的程度!”

    這個黑衣人給過拉斐爾一瓶藥水,可以迅速恢復傷勢,但是,他特意在那瓶藥水里摻了一些東西只要把體內的力量持續運轉,這藥水的毒性便會被激發出來,拉斐爾也將因此而失去戰斗力,任人宰割!

    這毒下的很巧妙,按照黑衣人的設想,在毒性發作的時候,塞巴斯蒂安科應該已經死在了拉斐爾的劍下了!

    “我是喝了一瓶藥水,但并不是你給的。”拉斐爾淡淡地說道。

    “不是我給的?那是誰給的?”

    這個黑衣人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忽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了!

    “太陽神殿?”他問道。

    似乎是為了回答他的話,從旁邊的巷口里,又走出了一個身影。

    同樣身著黑袍,但是,她卻并沒有藏頭露尾。

    暴雨澆透了她的衣服,也讓她清麗的容顏上布滿了水光。

    但是,這并沒有影響她的美感,反而像是風雨之中的一朵荊棘之花!

    太陽神殿,軍師!

    如果能夠有高速攝像機拍攝的話,會發現,當水珠從軍師的長睫毛尖端滴落的時候,充滿了風雨聲的世界仿佛都因此而變得靜謐了起來!

    她來了,風即將止,雨即將歇,雷電似乎都要變得安順下來。

    軍師的出現,自然也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明,剛剛那驚艷的一槍,是白蛇打出來的!

    在最危險的關頭,太陽神殿還是來到了!

    “這種事情,我勸太陽神殿還是不要插手。”這個黑衣人冷聲說道。

    “不,太陽神殿和現在的亞特蘭蒂斯是盟友。”軍師很直接地回答:“從拉斐爾對上阿波羅的時候起,太陽神殿就已經不得不動手了。”

    在接到了蘇銳的電話之后,軍師便立刻猜出了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太陽神殿,趕到了這里!

    還好,軍師用最少的時間找到了拉斐爾,并且把這其中的利害跟后者分析了一下!

    不過,當時的拉斐爾并沒有完全聽進去,至少,想要讓那時候的她徹底放下對塞巴斯蒂安科的仇恨,也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還好,拉斐爾關鍵時刻收手,沒有殺掉塞巴斯蒂安科,不然的話,蘇銳也將失去一個堅實有力的盟友。

    “其實,我來晚了。”軍師看了一下那個黑衣人,說道:“剛剛去辦一件事情,耽擱了一點時間。”

    “你去辦什么事情了?”這個黑衣人被軍師看了一眼,心頭頓時浮現出了不妙的預感。

    軍師輕輕吐出了一句話,這聲音穿透了雨幕,落進了黑衣人的耳中:“去查你是誰。”
扑克圈app - 首页